【桃園文選】烏岩角探祕

2
貼壁而行,刺激指數破表。圖 :陳文發攝

1
想挑戰烏岩角,必先乘風破浪。圖 :陳文發攝
3
某些情境下,人與壁虎是沒有兩樣的。圖 :陳文發攝
4
只准往上爬,切莫向下望,手一鬆開,立刻投胎。圖 : 陳文發攝

當陽光以睥睨的眼神撒向中央山脈的起點,烏岩角已早早備妥了瑰偉而又聳峙的身姿迎接我的到來。我是慕名的、也是傾心的,才會頂著豔陽、不辭勞苦,涉水跋山的來到此地 ; 穿上恐懼與快樂,抱著期待與忐忑,只為縛拿山友口中的驚險與雄奇。

停車處盛景遼敻,視野暢然,西側是壁立千仞的中央山脈,東邊是橫幅百里的太平洋,幾朵閒雲,借來楚楚閃現的銀光,安適地臥躺於遠處的海面上,此時的天空,一碧如洗;此刻的汪洋,一碧萬頃;應是不可多得的爬山好日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順著逶迤山勢,我們盤旋復盤旋,下切再下切,終於來到了布滿閒適、遍植溫婉的沙灘。此時微風蒸炎,焦陽烹辣,浮光耀金,閒鳥飛翻,幾縷搖魂,早已揮汗如雨而欲作死狀,於是拾得一處岩洞,消化暑意。

此洞疾風湧現,頻唱快意,就著海岸線極目望去,有遊輪閒馳,有漁舟弄波,有白浪戲蟹,有奇岩爭寵,還有遠方孤懸於海的烏岩角,默默示演著遺世的風華,於是帶著我和我的依戀,蹣跚向去。

這似近實遠的海岸線,有散塊橫亙目前,有急濤阻卻去路,必要實繩索,架長梯,攀滑岩,附危壁,始能致之。但見千層浪奮撼於足下,海蟑螂信步於指間,曾不知,尚未攀登烏岩角卻已飽嚐了源源不盡的酸楚。

接下來是重頭戲是佇於烏岩角下,抬頭癡望著聳峙摩天的稜線,頓時摧折了堆疊許久的意志,也擊潰了辛苦築起的觭想。由於岩壁濕滑,且不知第一步如何起登,遑論其它。但姿勢允或不美,尊嚴豈容踐踏?於是預支了一生的勇氣,硬著頭皮往上爬。

這陡峭的壁體,不是去徑過於逼仄,就是踏點稍嫌吝嗇,沿途充滿著驚險與悔恨,堆疊著期待與驕傲,款款交織成一幅幅瑰偉的故事,也拼貼出一塊塊雄奇的感動。沿途彷彿撞見了隱隱逸飛的心音,裊裊唱誦著彌陀的聖號,在遺世獨立的烏岩角頂,在雄據東方的太平洋上,終於完成了日思夜想、醒念夢盼的壯舉。

但接下來的返程尤其恐怖而挫人脆志,難覓踏點而竄生灰念,只能放任腳尖去測試,由著性命去拚博。看著海面上悠閒自在的操舟人,我一度是痛恨的,痛恨著好勝與貿然鼓吹著自以為是的傻勇,以至於深陷險境而不得出。但當雙腳終於觸及沙灘時,似乎重新回到了可愛的人間,一股壓抑不住的驕傲,盈盈蔓生於泛舟者崇敬的目光裡,我知道,自己又次征服了一座頑劣難馴的山峰。

她是閬苑中的仙葩,也似美玉般地無瑕,隱隱潑灑著襲人而又古典的美麗,楚楚溢散著醉心而又致命的滄桑,綿綿勾引著饑饉而又忐忑的想望,更為山友擘畫出一方檢測膽量的試場。若問起烏岩角的恐怖指數,我想,該是五寮尖的七點三二倍吧!

 

 

發表意見
分享這篇新聞: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