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郊山之王

六月廿一日是百年一遇的日環食盛典,清晨五點多就迎來柔和的朝暾,這是劍龍稜與鋸齒稜新的登山起點,為了便於接駁,先將一部車放在茶壺山上,再將另一部車停放於南雅漁港,比起舊的登山口,等於多爬了一座山頭,這是頗為優美的南子吝步道,先登高,再下切,還沒真正爬山,已先搞掛了一半的力氣,但登山不就是一項體力的訓練,一樁意志力的磨練,也是一種為求解脫而必須黽勉自勵的修行嗎?只有在苦行的過程中,才能瀝去渣滓,導入冥想,也更加地貼近心靈的深處。

南子吝步道山頂看朝暾,是絕美的享受。圖 : 陳文發攝

這是第二回挑戰劍龍與鋸齒了,這裡的「挑戰」指的並非高度,亦非難度,而是炎熱的太陽將人曬得頭昏腦脹,四肢無力,想休息卻咸少遮蔽物,繼續走又燥心縷起,於是只能以頽廢之姿,佝僂之態,慢緩緩地向前挺進,這讓我想起了紅樓夢裡的一段話:「娥眉欲顰兮,將語而未語;蓮步乍移兮,欲止而仍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南子吝步道下切溪床,接著會有一段七十度左右的陡坡迎面而來。圖 : 陳文發攝

但做為「郊山之王」,劍龍與鋸齒仍有其非凡之姿,帝王之勢,所謂「郊山的行程,百岳的景觀。」此是之謂。自從爬過一些大山以後,這條路徑只能算是小菜一碟,於是挪了不少精神滌心,花了許多功夫蕩慮,一番結果,替我發現了些原委,愈是蒸炎的天氣,愈是能夠遠眺;愈是火辣的太陽,愈是適合拍照。

從半屏山遠眺,由近至遠分別是茶壺山,基隆山以及基隆嶼。圖 : 陳文發攝

直至登頂後,一陣涼風習習吹來,棉狀的亂雲,塗抹於如洗的碧空;翔飛的鷹隼,俯瞰著欲滴的蒼翠;此時的海天,已揉融成如夢似幻的一色,好像在頒發魔鬼特訓營的結業證書似的,告訴我,又次完成了一項還算像點人樣的壯舉。此時天高雲淡,極目可以四望,從海平面一路攻頂,歷經了不少的摧折與磨難,想想人生不也是如此地折騰,又教人貪戀不已嗎?

鋸齒稜可遠眺半屏山及茶壺山,看似很近,走起來仍十分遙遠。圖 : 陳文發攝

下山後,先在家中昏睡一番,再到頂樓欣賞太陽,此時28樓人滿為患,就在16:13食甚的時候,拍下了一張歷史性的照片,結果還是圓圓的一大顆,弄得我兩眼昏花,視覺暫留了半個小時猶未褪去,真是瞎忙了一場。

這裡是劍龍稜的起點,其形狀酷似劍龍背脊,因而得名‧圖 : 陳文發攝

# 總爬升高度933米
# 黃金三稜(茶壺山稜)
# 黃金五稜(劍龍稜)
# 黃金六稜(鋸齒稜)
# 黃金七稜(南子吝山稜)

從劍龍稜回望起點,可以看到南子吝步道及海洋。圖 : 陳文發攝
這個角度所呈現的山稜,真像一條逶迤的巨龍。圖 : 陳文發攝
劍龍稜的側照,看起來頗嚇人,走起來趣味無窮。圖 : 陳文發攝
有繩索輔助,岩壁不難攀爬,但也不能過度依賴繩索,而是要搭配穩妥的踩點更加安全。圖 : 陳文發攝
巍峨的半屏山,是此行登高的終點,沿途遮蔽物少,建議秋末及冬天攀爬較涼爽。圖 : 陳文發攝
從半屏山下茶壺山,視野極佳,是拍照的熱門景點。圖 : 陳文發攝
發表意見
分享這篇新聞: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