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作完詩就該死掉

1-10
當詩人完成一首詩以後,就該退居幕後,將舞台讓給讀者自己去領略,去解讀,去恣嚐。圖 : 陳文發攝

在寫完最後一段情節以後,
在標上最後一個句讀以後,
抱歉,就必須死。

請打包你的歡樂,
你的喜悅,你的滄桑,你的悲涼,
也請馱著你的故事,
你的理解,你的生命,你的一切,你必須死。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死得乾脆,死得暢然,
死得脫俗,死得平淡,
將舞台讓給讀者,將心緒好好收藏。

別扭捏作態,也別杌隉不安,
好騰出一處空間,
一條甬道,讓盛名出去,讓讀者進來。

好聽聽你血腥的味道,
好嗅嗅你灑下的驕傲,
有悲歡在紙上共舞,
有修辭在句中閃耀,
容有出錯的音,跑錯的調,
不必遮掩,也不用咆哮,
只管稍稍修改,微微地笑。

如若不甘寂寞,不肯死掉,
試圖以你的名,你的霸道,
奪走我的析辨之力,我的勘校,
我必為此抗議,為此喊叫,好讓境界的猶歸境界,高妙的仍稱高妙。

若擔心缺乏亮點,沒有高潮,
那是故事不夠豐富,取材令人譏誚,
別頂著曾經風光的桂冠,
而欺世盜名,而妄圖誇耀,
那不過是圊廁裡旋舞的飛蠅,徒攬嘲諷與訕笑。

不會有便宜的事,好教你尊榮到死,
你的每一首詩,每一句話,
仍得兢兢業業,壯如海嘯,
只許煮澎湃的潮水,挹激烈的波濤,
然後靜靜地退隱,默默地死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