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多少樓台煙雨中

杜牧在(江南春)詩云:「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煙雨裡,樓台似詩,江山如畫;稠霧中,修竹掩蔭,曲徑通幽。隨著山風緩緩飄移,隨著山嵐漸漸來去,忽而滅,忽而明,明明滅滅,埋藏了多少離合悲歡的歷史?滅滅明明,也吞噬了幾許酸甜苦辣的故事?只有「山色空濛雨亦奇」的午后,纔能感受到樓台「將語而未語」的氣質;也只有「煙籠寒水月籠沙」的夜裡,纔能體會到樓台「欲止而仍行」的秀色。
1-11
蘇軾 :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圖 : 陳文發攝
2-10
是綠樹美了樓閣,還是樓閣美了綠樹 ? 兩相俱忘,何必戚戚 ? 圖 : 陳文發攝

那五步一樓中,十步一閣裡,有縵廻的廊腰,也有高啄的簷牙;佇於庭前以仰視,是齊整的飛椽,等距的斗栱,半嚲的垂脊,以及曲面的筒瓦;登臨高閣以四望,則有帶斂的近樹,含笑的遠山,信步的閒雲,以及飛飜的醉鳥。雨霧裡的青山,一如矗立於目前的罘罳;煙雲中的人兒,勝似豢養於獸櫳的囚徒;只這去霧來雲的渲染下,鮮活了多少晴日裡付之闕如的想像?

4-5
孟浩然 :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上海豫園則有一幅對聯更貼切 : 「樓高但任雲飛過,池小能將月送來。」圖 : 陳文發攝

北宋畫家郭熙云:「山以水為血脈,以草木為毛髮,以煙雲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華,得煙雲而秀媚。」煙雲之於山,一如游魚之於水,相濡以沫,相得益彰。明代計成於(園冶)一書中亦云:「雜樹參天,樓閣礙雲霞而出沒;繁花覆地,亭台突池沼而參差。」故煙雲之於山,之於樓閣,一如雨露之於草木,之於萬物,必需之而不可稍無。


請繼續往下閱讀...
3-7
杜牧於阿房宮賦云 : 「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廻,簷牙高啄,各抱地勢,勾心鬥角。」 圖 : 陳文發攝

煙雨裡的水氣,抹綠了草木,抹紅了屋瓦,抹活了生意,也抹鮮了幾株行將枯萎的朵花。揜一片煙雲,掇一颩寒雨,窨一派浪漫,趲一縷幽香,不管是晚唐杜荀鶴的:「濛濛煙雨蔽江村」還是南宋陸游的:「煙雨濛濛隔斷橋」都開闊了後人無盡的想像,也拓展了生命無窮的界限。畢竟是樓閣精神了青山,還是煙雲靈魂了樓閣?究柢是煙雲靈魂了樓閣,抑或詩意解釋了煙雲?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