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一派生意

因為狡詐,葉蛾蠟蟬換上了一襲樹色的禮服,企圖躲過掠食者窺視的法眼,但有了手電筒親切的關懷,有了龜龜老師與蝴蝶老師詳細的解說,牠們將如暗室燭光般地昭然若揭,亦如夜空流星般地無所遁形,就此寂靜而塗滿綠意的曲徑裡,豐富而唯美的生態之旅,於焉開始。
斯文豪氏赤蛙四肢塗抹著粽葉色,周身綴滿了油亮的青苔,嘴裡還啣著一隻微露美腿的昆蟲,逗趣的表情披上了一層冷酷而僞善的面具。圖 : 陳文發攝

水鴨腳秋海棠無疑是列隊歡迎的班兵,擎著白裡透紅的赧色,為我們指引了精采而充滿期待的旅程;台灣山菊則是孤芳自賞的少女,偶爾伸出角狀的掌印為我們加油打氣;此時的斑腿蝗,不懷好意地瞠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做好了隨時閃逝的彈跳準備;只有球擬步行蟲善良多了,久佇於蔥綠映輝的葉面上,拾掇著不斷掉落的陽光。

紹德龜金花蟲有著透明的翅翼以及國劇臉譜般的黑色圈紋,成為舞台上最為耀眼的明星。圖 : 陳文發攝

此時的人面蜘蛛故作嬌態地紡績毛線,好迎接蟲蛾蚊蚋的隨意到訪;口渴的白三線蝶舒展著黑白分明的翅翼,靜靜啜飲著猶未蒸發的晨露;而紹德龜金花蟲有著透明團圓的薄翼以及國劇臉譜般的黑色圈紋,成為舞台上最為耀眼的明星;這時的黃口攀木蜥蜴早已閒牠不住了!總是時而逡巡,時而暴走地乜斜著不懷好意的雙眸,企圖在不公平的殺戮戰場中飽餐一頓,這也是蒼天貺予的掠食本能。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狡詐,葉蛾蠟蟬(本圖上下各隱藏一隻)換上了樹色的服裝,企圖躲過掠食者的法眼。圖 : 陳文發攝

中華珈蟌是一位清新脫俗的仙子,黑裳中繫著一道乳白凝脂的腰環,蹁躚於綠浪如詩的芳徑上;短尾幽蟌則是閬苑裡婆娑弄姿的仙葩,於花叢中,將語而未語;在草葉上,欲止而仍行。於是斯文豪氏赤蛙不甘寂寞了!四肢塗抹了粽葉般的茶色,周身綴滿了油亮如苔的青色,嘴裡還啣著一隻微露美腿的昆蟲,這舉動,為牠逗趣的表情罩上了一層冷酷而僞善的面具;此時但見側耳菇叢生於腐朽的枯木上,像是雪地裡忽焉爆迸的銀花,又似奮臂爭出的芸芸眾生。

阿里山龜殼花是森林小霸王(二級保育類),頂著微醺的草莓頭,韜光養晦地蜷縮於植滿機會的濕地上。圖 : 陳文發攝

拎壁龍是相信愛情的,於是將周身,將靈魂,通通嫁予粗壯摩天的樹幹;而螞蝗則是饑渴難耐的浪子,領略著草葉的微振,感受著來客的微溫,便也悄無聲息地吸吮著濃純香甜的血腥瑪麗;大青叩頭蟲隱身於斷木的罅隙,在光影游移的變化中,映現出森林限定的金屬光芒;而蟬蛻則揭示了熱鬧的夏季濫觴於此,有一段蛻變的勵志故事曾在此處勤勉戮力地上演過。

水同木的腰身兀自結滿了一顆顆、一叢叢,碩大如瘤的果實。圖 : 陳文發攝

小孔菌呀!小孔菌!棲身於潮濕的腐木上,像極了成群弄浪的貝類,也像側耳傾聽的細作,多孔菌則是她的愛慕者,亦步亦趨地盡展嫵媚的姿儀。而盲蛛是伸展台上放璀的明珠,隨和的個性,修長的美腿,贏得了眾多裁判如潮的佳評;而白鶴蘭在㪣赩烹心的盛暑中,只能是含苞待放的及笄少女,說純潔,實有餘;論華美,則顯不足。

蟲癭見證了一段不堪嚙咬的歷史,恰似戰後敗頽的殘垣。圖 : 陳文發攝

阿里山龜殼花是橫掃千軍的森林小霸王,頂著暗紅微醺的草莓頭,韜光養晦地蜷縮於植滿機會的濕地上;印度蜓蜥則是古銅與黝黑交舞而成的陽光少年,時刻充滿著好奇與警覺;菱蛛賣弄著修長的身形,宛若一位出色的游泳選手;大盤蛛則是未經馴化的過動兒,分秒都在微風的促狹下,擺弄著律動的身姿;擬高腳蛛好動於幽闃凝露的高夜裡,而白晝中,只能小憩於隱密微嚲的嫩葉下,像一位羞於見人的新娘。

盲蛛是伸展台上的一顆明珠,隨和的個性,修長的美腿,贏得了如潮的佳評。圖 : 陳文發攝

台灣樬木當然是冷酷無情的冰山美人了!慣以針鋒相對的方式與來客溝通;馬藍則是少女頭上妖嬈的髮飾,既清新,又沁懷;既脫俗,且迷人;於是水同木懷孕了!腰身兀自結滿了一顆顆、一叢叢,碩大如瘤的果實;蟲癭則是見證了一段不堪嚙咬的歷史,恰似戰後敗頽的殘垣。

小孔菌棲身於潮濕的腐木上,像成群弄浪的貝類,也像側耳傾聽的細作。圖 : 陳文發攝

不管是悠閒自適的推糞金龜還是與世無爭的雙線蛞蝓,都展現了山中獨有的靜謐;不管是足多行緩的馬陸還是敏捷多疑的短尾幽蟌,皆闡明了林裡勃發的生機。當溪聲汩汩奏響時,寸心已滌凡蕩慮;當暮蟬唧唧唱徹時,跫音則略顯沉重。靉霴的遠雲喲!捎來了短暫的快雨;氤氳的水氣呀!勻抹了綿長的林道;此時的白練精神了!山澗湃沛了!草木爭榮了!空氣獻甜了!而整座深林也因此別上了一派滴翠而令人感動的生意。

口渴的白三線蝶舒展著黑白分明的平行線條,靜靜啜飲著猶未蒸發的晨露。圖 : 陳文發攝

(內柑宅古道O走)本文特別感謝邱麗卿老師以及廖淑敏老師專業的生態導覽

紅葉谷瀑布終年流水不斷,在靜謐的山中,捎來一片涼意。圖 : 廖淑敏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