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人生如夢

每天都會有作夢的時候,也會有清醒的時候;有渾沌的時候,也會有晰明的時候;這一虛一實,一夢一醒,補綴成一張迷迷濛濛的畫面,正如一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人生。有時在夢裡會不斷地重複著同樣的劇情,上演著熟悉的場景,醒來後卻又覺得其境甚怪而不解其意,因為這些逼真如實的場景,此生可是從未親蹈而履歷之呀!難道這就是殘存於八識田中的前世記憶?

1-2
由夢中回到現實,而現實,是否又是另一個夢境的開端 ? 圖 : 陳文發攝

如果願意行走在逶迤似蛇的林徑,會有爭奇的千樹逞媚,會有搶豔的百花弄香;傍依於廻環如龍的河畔,會有浼浼的水勢演歌,會有涓涓的細流唱曲;一會兒琮錚,一會兒奔騰,一會兒平靜,一會兒婉轉,不但豐富了寥落孤寂的靈魂,也寬慰了枯燥日子裡猶有期待的意趣人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間是一種假象,一種使人由幼至壯,由健向老的觸媒,由於執著,由於認真,便會死生往復而不斷生滅,一念無明而從流漂蕩。執著於時間,便會有喜怒哀樂的演化,也會有生老病死的期程,不管你選擇了翕然而樂,或是忐忑向苦,總是在六道裡不斷地輪迴而如夢似幻,而了無出期。生前是頻頻地嗟嘆枉然,死後卻咄咄而悲無所倚,總會有忿恨而莫可奈何的悵緒時時纏繞於胸臆。

畢竟七情總是綿恆無斷,六道終是循環不絕,然則,又能如之何?我想,從「心」下手是較為穩妥的辦法吧!但看朝暾、夕色,乃取之不盡的珍饈;飛鳥、浮雲,為用之不竭的佳饌;舁一擔輕鬆,挑一肩愉悅,抬一籮自適,揜一筐悠然。但行處,捕妖捉媚;將到時,烹酒煮茶;嚙的是善因果報,嗑的是今古興亡,嚼的是千帆過盡,啖的是人生百態,時刻覘察自己的起心動念,分秒爬梳個人的行住坐臥,啖粗食之殘香,品苦茶之餘味,坐對妄執,拈花微笑,然後寂靜而不生波紋,或可對治短暫且渺渺難馭的一生。

發表意見
分享這篇新聞: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