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半嶺水圳步道

週三鬧閒,秋色纏綿,山中的景致嘆連連,於是從友之議,信步於天母水管路以及半嶺古道。此時的軟風勾魂,綿雲撩魄,當空的金烏正閃爍;修竹掩蔭,曲徑通幽,樹上的好鳥亦啁啾;有滴翠的青山微笑,有高懸的白練嘻鬧,弄曲的山澗更逍遙。
這是一條牧放涼訊的古道,也是一彎款收熱情的新徑, 沿途撒遍了綠意,到處植滿了驚奇。圖 : 陳文發攝

這是一條牧放涼訊的古道,也是一彎款收熱情的新徑, 沿途撒遍了綠意,到處植滿了驚奇,如同劉姥姥逛大觀園,真是愈逛愈有趣;又像丈母娘看女婿,只是愈看愈歡喜。那妙景閒來無事,那怪蟲懶散曬翅,圳裡的流聲唱遲遲,於是窨下了這番感動,安放於牢固的記憶盒中。
1-2
有滴翠的青山微笑,有高懸的白練嘻鬧,弄曲的山澗更逍遙。圖 : 陳明聰提供

但見一批批人來,一撥撥人去,這來來去去,似乎也各汲所愛,各取所需,我則忙碌而不予採究,因為沿途的綠葉早已演豔,搔首的野花也不斷呈香,令我鼻不暇聞、目不暇給,更多的只是遺落的讚嘆與歡喜。這是台北的肺臟,也是天母的淨土,由於緊攥著城市不放,似乎伸手就能逮住繁榮,唾手便可縛拿文明,教人棼亂已久的內心,竟覺到暢適不已。

2-1
沿途的綠葉早已演豔,搔首的野花也不斷呈香,令我鼻不暇聞、目不暇給,更多的只是遺落的讚嘆與歡喜。圖 : 陳文發攝
我常常如此,在塗滿感動的環境裡思考著此生存在的意義,為天地立心?似乎太高;為生民立命?似乎太大;為往聖繼絕學?似乎太沉;為萬世開太平?則又太重;這些聖賢之道,已因陳義過高而遙不可及了!還是歐陽脩(五代史記一行傳序)的標準容易得多:「處乎山林而群麋鹿,雖不足以為中道,然與其食人之祿,俛首而包羞,孰若無愧於心,放身而自得。」
6
如同劉姥姥逛大觀園,真是愈逛愈有趣;又像丈母娘看女婿,只是愈看愈歡喜。圖 : 陳文發攝
有時會壯志凌雲,顧盼神飛;有時則懷憂喪志,消極糜頽;一旦想多了,煩惱就翩然降臨了!想做到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著實太難,於是歐陽脩在(秋聲賦)的末段中這樣感嘆著:「奈何以非金石之質,欲與草木而爭榮?念誰爲之戕賊,亦何恨乎秋聲!童子莫對,垂頭而睡,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予之嘆息。」啊!此境差可比擬,又何在乎秋景的無事添悲。
發表意見
分享這篇新聞:
  •  
  •  
  •  
  •  
  •  
  •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