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有幾回你凝眸夕色?

入秋的夕陽溫婉,含蓄且靜默地迎來些許涼冷怡人的微風,這風,帶來舒爽,也帶走斑斕一天的火彩。接著張起黑簾,臆想著滿天爭寵的星輝,在遼夐無垠的天幕上擠眉弄眼,像極了愛促狹的頑皮鬼,逗弄著每一對長滿好奇的眼眸,這是童年才肯上演的戲碼,如今,搖燦如珠的星輝已教文明縱容下的霓虹給降伏住了。賸的只是濛灰灰的一片,再無迤邐一天,同月爭輝的星斗了。

1-8
夜幕降臨,落霞餘影,撩人的暝色款收了多少前塵往事 ? 圖 : 陳文發攝

就這向晚欲頽的夕色呀!先是銀白,再來鵝黃,接著橘黃,橘紅,絳紅,淺靛,而後深紫,以至於一派闃黑,稠醪如膏,一天就這麼結束了!曹丕在(典論論文)說:「古人賤尺壁而重寸陰,懼乎時之過已。」也才會有李白於(春夜宴桃李園序)說的:「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此時不開瓊筵以坐花,不飛羽觴而醉月,又怎能滌蕩愁腸,以伸雅懷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商隱在(樂遊原)裡是這樣說的:「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這漫長的一生杳如彈指的一瞬,晰明的景色宛如昨日的幻境,璀璨的朝暾猶如嬰兒的誕世,鬥彩的黃昏則如向頽的老者,雖然精彩,卻不能留下甚麼;雖然不捨,卻也莫之奈何;看夕陽緩緩西下,看光影慢慢變化,心中的感慨得無多乎?

(遮蔽的天空)是三十幾年前的一部老片,演的是一對年輕的美國夫妻前往非洲自助旅遊,結果丈夫不幸病逝於途中,賸下妻子驚恐地遺於它邦異域而求助無門。此時的語言無法溝通,此地的消息也無法傳達,後為有力者所奪,迫於無奈,嫁給了當地土著,而忍辱的目的只有一個─「活著回來」。時光荏苒,歲月弄人,臉上的彩妝早已褪去,雪白的肌膚早已黝黑,烏黑的兩鬢早已飛霜,華麗的身姿早已糜頽,經過了多年以後,終於被人道救援組織尋獲並送返美國。組織首先安排她到非洲大城市的餐廳朵頤一番,此時的她,類如創傷症候而面無表情,又好比悲極無言而靜默不語。這時來了一位陌生的老者在隔壁桌坐著,並兀自說了一段震聾發聵的話語:「妳迷失了!是的,因為幾時死亡人不自知,總以為人生是萬年泉,而人生能有幾回?而且回數極少。童年某日下午的陽光和煦,微風輕拂,那種感覺既美妙又歷歷如昨。有幾回妳欣賞月圓?也許二十回,卻又似永無止境;有幾回妳欣賞月圓?也許二十回,卻又似永無止境…」。

是的,有幾回你凝眸夕色,也許二十回,卻又似永無止境…。

發表意見
分享這篇新聞: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