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秋雨

隨著仲秋的邁入尾聲,季秋也忍不住地粉墨登場,而炎熱的天氣到此,差不多也洗盡鉛華而歸於平淡了!只消一場雨,一場淅淅瀝瀝,溟溟清清的秋雨,外頭就冷冽蕭條而酷似寒冬了!於是窗戶端出了反潮的戲碼,這凝珠結霧的水氣,遮蔽了街衢的景致,也模糊了眸中的視界,像煙雲漫籠下的江南,寒中帶詩,雨裡攜畫,是潑墨的峨眉?抑或皴法的廬山?也許皆不然,而是一葉遺於西湖的孤舟,獨釣著橫幅萬頃的蒼茫。

像煙雲漫籠下的江南,寒中帶詩,雨裡攜畫。圖 : 陳文發攝

閃爍的霓虹呀!在水珠的玩弄下,擴大且模糊了我的視線。該有一段夜雨芭蕉的音聲,叮叮咚咚地呼應著雲朵的促狹;或是一盞寂寞難耐的街燈,明明滅滅地指引著盼歸的旅人;這是北台現下的風貌,也是季節限定的蒼涼,我應該知道,瑟瑟襲來的寒冬,不久也將翩然到訪了!宋朝的慧開禪師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於是隨時而品,應景而借,就成為逍遙人的逍遙事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宋慧開禪師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圖 : 陳文發攝

細雨炙熱了板瓦的面容,使稚嫩的粉紅轉為羞赧的絳紅,順著笑瓦的臉頰而下,是勾頭與勾頭間的雨承,序列如簾地排成一串串滴水穿石的信念。該有幾叢森然掩蔭的修竹,靜靜俯瞰著抬梁式屋頂的曲面,此時的山牆靜默,馬背無語,淋濕的閒犬則已蜷縮於微溫的竈邊,貢獻出農村應有的祥和畫面。幾許熒煌後的餘燼,遞來熟悉的柴香,降伏了深秋布下的寥態,也溫暖了夜歸人兒的心情。此時最該想起孟浩然(夜歸鹿門山歌)的:「巖扉松徑長寂寥,惟有幽人夜來去。」或是翁森在(四時讀書樂)的:「不覺商意滿林薄,蕭然萬籟涵虛清。」

細雨炙熱了板瓦的面容,使稚嫩的粉紅轉為羞赧的絳紅。圖 : 陳文發攝

十月的細雨乃溫柔鑄就的綿針,一根根,一陣陣,搠向了大地承載的物類,也均霑了朵花爭榮的盛景。它濡濕了草葉,也濡濕了枝條;濡濕了甬道,也濡濕了乾涸已久的我的心靈。這冷冷的秋雨啊!點灑於靜影沉璧的湖面,擰亂了拱橋的身姿,也搖晃了青山的倒影。幾隻閒鴨,幾頭呆鵝,划動著肥厚的腳蹼,沐浴於綿柔已極的秋雨中,會因此而覺到更加地盡興與歡快了!

該有幾叢森然掩蔭的修竹,靜靜俯瞰著抬梁式屋頂的曲面,此時的山牆靜默,馬背無語,淋濕的閒犬則已蜷縮於微溫的竈邊,貢獻出農村應有的祥和畫面。圖 : 陳文發攝

是王維的:「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還是陶澹人的:「秋風秋雨愁煞人,寒宵獨坐心如搗。」?這是酷熱與嚴寒的過渡,也是煩躁與清靜的分野,有了四季之交,有了寒暑之替,始覺光陰的奔逝,實肇於此。納蘭性德在(蝶戀花·出塞)提到:「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柳永也在(八聲甘州)寫到:「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秋天的故事已多,況乎秋雨;秋雨的情景已悲,況乎秋情,於是心上一個秋,便成愁字,三兩杯清酒,四五片落桐,便足夠李清照誕下委婉淒楚的(聲聲慢)了:「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

這一刻,臥在秋的懷裡,正百無聊賴地品著柔弱向來的細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