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竹

記得高中時代,學校在溪頭舉辦了兩天一夜的公民訓練活動,當時最深刻的印象便是一片蓊鬱滴翠的竹林,爬滿了錯落有致的山崗,而竹林間勻撒的落葉早已霸佔了整個地面,在朝暾努力地爭取下,密林騰出了罅隙,使一縷縷篩下的陽光,像佛陀密放的神光,有一股置身化外的快適,送至心裡,傳到目畔,這感覺無由辭敘,亦難以名狀,至今仍深罥我懷而歷歷如繪,而時時蕩漾。

密林騰出了罅隙,使一縷縷篩下的陽光,像佛陀密放的神光。圖 : 馬劭阿祐珀老師提供

到了夜裡,月光撥開了烏雲,微風摩挲著竹稍,使竹林更加地淒清而溫婉,楚楚而動人,此時的千樹咸靜,萬籟俱寂,冷月當空,露華尤重,不會有更好的字詞形容此時的靜謐,也不會有更濃的感受表達此刻的情緒,原來竹子竟如此地清純,如此地脫俗,如此地秀美,也如此地默然而迷倒我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古人愛竹,士子尤烈,愛它的虛懷,愛它的勁節,愛它的謙沖,愛他的樸實,故蘇軾於《於潛僧綠筠軒 》寫下「寧可食無肉,不可使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 又屋舍廣植以白梅,以表遒勁;遍栽以綠竹,用顯高雅;其不妖故能清心,其不豔乃可久遠。風動竹林,輒出妙音,其葉沙沙,如簫嗚咽,愛竹的鄭燮曾說,「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翁森在(四時讀書樂)則提到,「新竹壓檐桑四圍,小齋幽敞明朱曦;晝長吟罷蟬鳴樹,夜深燼落螢入帷。」可見沐浴於竹海之內,徜徉於綠波之中,日薰夜習,亦能轉凡入聖,易俗為雅。

4
蘇軾於《於潛僧綠筠軒 》寫下:「寧可食無肉,不可使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圖 : 馬劭阿祐珀老師提供

白居易在(養竹記)指出了竹子的幾項特色及優點,「竹似賢,何哉?竹本固,固以樹德,君子見其本,則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見其性,則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體道;君子見其心,則思套用虛受者。竹節貞,貞以立志;君子見其節,則思砥礪名行,夷險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樹之,為庭實焉。」無怪乎君子喜栽而士子樂詠。又王禹偁形容以竹代瓦的好處,在下雨時,如瀑布聲;在下雪時,如碎玉聲;不管在擊鼓彈琴,抑或吟詩作對,甚至是下棋投壺,都有特殊的廻音而別生妙趣,這都拜竹樓之所賜,簡其要者如下:「黃岡之地多竹,大者如椽。竹工破之,刳去其節,用代陶瓦。比屋皆然,以其價廉而工省也。子城西北隅,雉堞圮毀,蓁莽荒穢,因作小樓二間,與月波樓通。遠吞山光,平挹江瀨,幽闃遼夐,不可具狀。夏宜急雨,有瀑布聲;冬宜密雪,有碎玉聲。宜鼓琴,琴調虛暢;宜詠詩,詩韻清絕;宜圍棋,子聲丁丁然;宜投壺,矢聲錚錚然;皆竹樓之所助也。」

王禹偁說 : 「夏宜急雨,有瀑布聲;冬宜密雪,有碎玉聲。宜鼓琴,琴調虛暢;宜詠詩,詩韻清絕;宜圍棋,子聲丁丁然;宜投壺,矢聲錚錚然;皆竹樓之所助也。」圖 : 馬劭阿祐珀老師提供

竹列位歲寒三友,亦為四君子之一,於是扛起了蒼茫覆雪的寒冬下,一派爭出的綠意。劉長卿在(送靈澈)詩提到,「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王羲之則在(蘭亭集序)提到:「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絃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可見竹子的功力與魅力是何等地強大呀!才能款收天下士子的芳心。

而世人既想夤緣以求高位,又想種竹以博清名,實難兼得,只有了悟了竹的構造,體會了竹的寓意,才能將其存乎一心,放身而自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