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幾世情緣?

秋風吻過已然微醺的山毛櫸,一時間,樹冠塗滿了季節限定的燦黃與酡紅,此時的高山冷漠,使來雲與去霧翻攪蒸騰,如不速之客般地臥躺於高土的每一寸懷裡。該有個操琴的姑娘等我,等我蘸滿情墨的筆和一支清亮的短笛,而我只攜來一壺純醪和一顆愛戀的心。

秋天的山毛櫸,千嬌萬柔,千變萬化,千絲萬縷地將我寸寸縛拿。圖 : 陳文發攝

季秋巡視了霜洗的大地,使紅的猶紅,綠的更綠。那些耐不住冷冽的銀杏呀!秋桐的,便洗盡鉛華地抖落一地,而遒勁的罡風啊!兀自發放著咻咻如咽底哀鳴。秋乃心之中繼,才會落寞愁悵而有此逢遇。幾十年的春樹暮雲,幾輩子的靈魂轉渡,泛起的,又何止含蓄羞赧的漣漪,是湧雲呀!早已如煙似浪地滔滔掀起。高樹下的詩情,勾引出內心的湃沛;長椅邊的畫意,磊疊成熊燃的際會;一聲驚呼,便匆匆地滑過幾多年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谷間蒸騰的湧雲疊浪,一如萬馬奔騰而翻攪不已。圖 : 陳文發攝

十一月善導故事,有的是秋風穿林的悲鳴,有的是落葉哀哀底旋舞,於去徑,於來路,於脆如裂帛的跫音下,獨自漫步。松蘿端著剔透的小眼睛,款收著嶺上勻勻點灑的淒楚,除了瑟瑟,還有離離蔚蔚的寒樹。此時的寂寥已分不清楚,此刻的容顏又感人肺腑,它忽陰忽晴,忽雨忽霧,疊音弄韻地演藝於遠遠遙遙的山巔,一如起伏迭宕的人生啊!長滿了幸福與痛苦。

此時的寂寥已分不清楚,此刻的容顏又感人肺腑,它忽陰忽晴,忽雨忽霧,疊音弄韻地演藝於遠遠遙遙的山巔。圖 : 陳文發攝

幾回凝眸,幾回默語,嶺頭站滿山毛櫸;忽焉呈妖,忽焉獻媚,萬千姿儀靚如許;縱谷烹調迷濛,橫雲炮煮絲縷,滑落臉頰的,早已分不清是淚還是雨?我在這裡,我在高山緊緊的懷抱裡。青春不悔,總有說不盡的情由;此生無憾,更有道不完的話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