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我懷念的虎鯨

作者/桃園新興國中九年級 賴琮皓
我最喜歡做的事是親近大海,那起落不息的浪潮,往往能分辨我心中模糊不清的是非與黑白;那廣闊無垠的海洋,常常可淘洗我懷裡歷歷分明的喜悅和憂傷。十歲時和家人第一次出海賞鯨,我能感知這些鯨豚的真善美,能成功地拆解動物與人類之間的樊籬,但終究無法解釋,出海到底是為了什麼?從那時起,我便想著,也許有一天,海洋能給我一個黑白分明的答案。

新興國中九年級賴琮皓(圖左)以生動的筆法,活潑的描述,將賞鯨的過程如臨現場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圖 : 陳文發攝

十一歲的生日,我和家人再度前往花蓮南方的小漁港──石梯坪。這次我們又一同前往海洋賞鯨,船隻筆直朝外,船頭打南,才駛了一陣,船長突然把船隻迴轉朝北。我站在船尖起落有致的鏢台上,揚頭看到一百公尺外,一束水霧接續昂起…忽然,牠跳出水面,可惜距離太遠了。這一跳太過唐突,但已足夠了!那黑白分明的虎鯨,如針尖點在心頭。大約十公尺距離,船隻停下而不敢貿進,那是一群虎鯨呀!是七隻成鯨和三隻子鯨組成的盛大鯨群。


請繼續往下閱讀...

牠們發現船隻後更是玩興大起,於是整群衝了過來,衝到幾乎碰到船尖的距離,倏地側身迴旋,有幾隻順著船舷擦身游向船尾,有一隻子鯨斜身穿越船下,一頭成鯨往上側翻,頭上的鼻孔噴起驕傲的水霧,虎鯨如此友善而坦率的俏姿,讓大夥都因著迷而丟了魄,而失了魂。

大約一小時的嬉戲後,他們結伴離去,於是船隻催促著一整船不肯罷休的喜悅跟上,再一次,牠們靠近船身,在舷邊倒翻肚腹,一大片雪白肚子袒露在我們眼前,長卵形大扇胸鰭緩緩點水,像芭蕾舞者曼妙之姿儀。他們高舉尾鰭拍打,正著拍、側著拍、倒仰著拍,拍出無數盡興的水花;也曾交錯湧疊,馳騁浪尖;也曾弓身入水,逐浪而行;有一隻高速側衝船舷,在即將碰到船隻時,又倏忽側翻而沒隱於浩瀚的汪洋之中。

整整三個小時和虎鯨群的接觸後,我感覺牠們已牢牢地抓住我的雙眸、我的心、我的靈魂。想念海洋,也想念鯨豚,想念那十頭黑白分明而極通人性的虎鯨,我甚至覺到心蕩神馳的寸心,至今仍未收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