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你好!你好!

記者陳文發

低頭不止一次,
為尋找撒落如絮的故事,
於是石階戀上了蒼樹,
菇類嫁給了腐木。

雙扇蕨是冰河孓遺植物,大量分布在淡蘭古道的迎風潮溼面,是古道的代表性圖騰。圖 : 陳文發攝

昨夜颳累了幾多風雨?
濕濕,冷冷,
這一地的黃葉,
預告著蟄伏已久的凜冬將至,
溪水念情地唱奏著屬於谷間的歡歌,
茶花沾染了滿臉的珠淚向河。


請繼續往下閱讀...

葉子紅了 ! 接著掉落了 ! 然後冬天就順利地霸占這個世界了 ! 圖 : 陳文發攝

覓食的夜鷺啊!
佝僂著入定的身軀,
修的不是楞嚴,
不是八大人覺,
是饑餓發動的殺戮與對決。

夜鷺善於靜默,這不是老僧入定,而是殺戮以前的整備工作。圖 : 陳文發攝

這是人口外流的村子,
除了忙蜂與閒雲,
還有儼然的屋舍相望,
悠閒的雞犬相聞,
拜別了長輩的子孫,
在霓虹弄姿的城市裡,
迷失了自己。

這是人口外流的村子,除了忙蜂與閒雲,還有儼然的屋舍相望,悠閒的雞犬相聞。圖 : 陳文發攝

一代告誡著一代,
別用富貴射殺田家,
別用紅酒侮辱綠茶,
別用繁華輾壓樸素,
別用廢氣荼毒雲霞。

於是歸來了!
這熟悉的故鄉和泥土,
這可愛的清溪與園圃,
鎮日趴覆於嶺懷的煙雲呀!
使含蓄的遠村尤其幸福。

這熟悉的故鄉和泥土,這可愛的清溪與園圃,鎮日趴覆於嶺懷的煙雲呀!使含蓄的遠村尤其幸福。圖 : 陳文發攝

花芳漫步於蒼老的街衢,
茶香閒晃於靦腆的農路,
歲月認真地刻劃年輪,
熱淚簌簌地澆灌故土,
有鄉愁徘徊於炙熱的肺腑。

也曾馱負著不悔的青春,
佇立於塗滿滄桑的吊橋,
而橋面是一列長長的史冊呀!
晃搖搖地,
晃搖搖地,
在濃縮的靜謐中擷取歡笑,
這裡有漫生的孤寂奔跑,
這裡有茂盛的純樸走跳,
為尋求亡佚已久的心靈解藥。

瞅見雙扇蕨了!
這裡,像一支支列隊迎客的破雨傘,
你好!你好!
遠處的炊煙裊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