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外鳥嘴山

記者陳文發

今天從馬武督探索森林起登,前往十分親民且號稱環景視野的外鳥嘴山,撲面而來的是充滿夢幻的迎賓泡泡機以及拍過偶像劇的綠光小學場景,左側是一小座蒐集過無數虔誠的土地公廟,正前方則是一大片阻擋過烈日狂風的柳杉森林;此時的朝暾用力地從蓊鬱已極的林梢擠出了燦爛的笑容,使幽暗的森林頓時綻放出數道撩撥人心的晨光,這不就是唐代常建所說的:「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嗎?但聞鳥聲啁啾地遍撒於遊人的耳畔,雲影愉快地飛入了瀑布下的一汪水潭,為清新的一天,捎來了鼓動人心的丰釆;也為久罥塵勞的靈魂,點化了直指人心的禪意;我知道,這便是「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的最佳寫照了!

此時的流雲,忽焉團聚;此刻的飛霧,倏地別離;幻化的湧雲啊!震懾了凡人的俗心;開闔的氣象啊!也降伏了狂子的傲意。圖 : 陳文發攝

關西的天氣,在於氣候的爽朗;而關西的嫵媚,在於馬武督的林相;尤其成排成串的柳杉啊!像一個個保疆衛土的戍士,捍衛著來來往往的山友;滿山遍野的海棠啊!像一頁頁表情達意的書信,錄載著起起落落的人生。之字而上,是登高的必經過程;攀木拉繩,是遠眺的必要手段;讓歡聲拜訪曲徑,任笑語擊碎幽闃。緩慢有致的跫音,邀請了輕快的鳥唱,為谷間播撒了跳動的音符;紛紅駭綠的草木,喚醒了沉睡一夜的青山,為濁眼注入了無邊的爽適。此刻的群山微醺,此時的眾楓酡紅,正是呼朋引伴的好時節,久違的藍天與白雲呦!就這麼綿纏纏地將詩情與畫意懸掛於與世無爭的森林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唐代常建說:「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但聞鳥聲啁啾地遍撒於遊人的耳畔,雲影愉快地飛入了瀑布下的一汪水潭。圖 : 陳文發攝

經過了高可摩天的森林,踏遍了堆滿綠意的草場,地勢已愈來愈高,溫度也愈降愈低,走在陡峭的稜線上,左邊是退無死所的百丈深淵,右側是秀色可餐的萬頃樹海,此時的流雲,忽焉團聚;此刻的飛霧,倏地別離;幻化的湧雲啊!震懾了凡人的俗心;開闔的氣象啊!也降伏了狂子的傲意;唯有茂林,才可營造如此幽闃的氛圍;也唯有高山,方能款收如此遼夐的盛景。登上外鳥嘴山,眼下的千門萬戶如種籽般地撒落在明明滅滅的雲霧中,時而清晰,時而杳然,天地蜷縮於寸掌之間,正如柳宗元在(始得西山宴遊記)中所說的:「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

柳宗元在(始得西山宴遊記)中說:「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圖 : 陳文發攝

上天饋贈了萬物無邊的想像力,自然賦予了人類無限的鑑賞力,而我們又是恁般地渺小而微不足道,針對佳音,可以聆賞而無法打包;針對美景,可以眼收而無法力奪;蘇軾在(前赤壁賦)一文中提到:「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這趟爬山,除了款收優美的景色,又逢遇爽朗的天氣,在好友笑聲的助威下,自然是舉步輕盈而收穫滿懷了!

季節到了 ! 該黃的黃,該紅的紅,該落的落,該憂傷的就趁便憂傷吧 ! 圖 : 陳文發攝

偶像劇中的綠光小學場景,明星不在,景色依然。圖 : 陳文發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