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迎接新年

受夠了兩年的口罩生活,也不知這種日子將依於胡底?前幾天請學生寫了名為「疫情下的生活」作文一篇,令人憂慮的是病毒的頑強化、變種化以及持久化,對於日中向昃的我們,已先歷過了五十幾年的無罩生涯,就算不可違逆的病毒與無可奈何的口罩,從此將與我們的生活纏綿共舞,但曾經的自在,曾歷的美好,早已深植我心而值得成為面對餘生的信心與資糧;但小孩不然,如果人生有五分之四的歲月將浸漬於此,則漫長的生命將更有何趣?

蟬蛻說明瞭一段奮鬥的過程,即便生命短暫,也要輝煌。圖 : 陳文發攝

於是學童們的願望竟然是能夠永久都上實體課,而非可以偷懶打混的線上課。除了線上課程的效度差以外,與同儕的互動與情誼,也是成長的養分之一而不可或缺,學生的這種看法,大大地刷新了我的視界,足見恐罩的入人之深,以及病毒的害人之重;甚至有七年級的新生告訴我,學期已近末了!竟然還有少數班上同學的面孔至今仍未窺全貌,希冀些等悲觀的操慮與臆測皆不成真,使全球能盡快恢復到正常的生活與經濟的活絡,就此請求,敝人應該獲頒「年度操慮獎」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樹木蓊鬱,微風習習,輕鬆的羊稠坑步道,適合全家老少共遊。圖 : 陳文發攝

其次是萬物齊漲帶來的骨牌效應,對於小資族而言,恐怕是雪上加霜而倍甚於前。尤其是社會底層的生命鬥士,原本是寅吃卯糧而勉強餬口,今後恐將縮衣節食而朝不慮夕了!因此希望大家能夠堅此百忍,共度難關,有心事,說心事;有情由,話情由;能助的便助,能幫的就幫,萬勿韜光養晦而獨善其身,就此悲憫,應該獲頒「年度關懷獎」了。

閃光玫燈蛾駐足於樹葉上,不知此時正在打量何事 ? 圖 : 陳文發攝

昨天安排了超級輕鬆的羊稠坑步道,全年以登山始,以登山終,算是為百無聊賴的去年定義為「健康加強年」。雖然智慧仍未增,體重卻加劇,但撩人的美景算是偷嚐了不少。年初曾因浴室滑倒使半月板完全破裂,卻在不知如此嚴重的情況下,先後拿下了白姑、鈴鳴、閂山、桃山、喀拉業等五座百岳,亦足膺「殘而不廢獎」。

每一顆果實,都是一個新的生命與希望,繁衍著子子孫孫。圖 : 陳文發攝

由於疫情的肆虐,許多課程被迫暫停,此時的妻孥熙熙,雞犬閒閒,雜事沒有,時間特多;加上腹笥甚窘,於是展開竹簡,重新認識句讀;備妥筆墨,書寫快意人生。但凡耍陰鬥智的三國演義,舞槍弄棒的水滸傳,談奇說怪的聊齋誌異,兒女情長的紅樓夢,字斟句酌的古文觀止,或是搖人魂魄的金瓶梅,通通復讀一遍,加上儒者的論文,大家的詩篇,一整年下來,遊覽的文章已不下一千萬字,而這種追文逐句的精神,也該獲頒「最佳書卷獎」。

接著是「Candy Crush」(糖果傳奇)已經來到了3311關,這是幾年下來的成果,也是堅持最久的一款遊戲,但在等待拿武器的過程中,必須經歷太多的廣告秒數,此將大大地弱化了我的生命厚度與長度。但,既無經綸世務之向,也無鳶飛戾天之志,這種消遣,只能是浮生六記所說的:「家如殘秋,身如昃晚,情如賸煙,才如遣電,不得已而游於畫,而狎於詩,豎筆橫墨,以鳴所喜,亦猶小草無聊,自矜其花;小鳥無奈,自矜其舌。」因此,這等無聊,這股執著,也該獲頒「最佳堅持獎」。

在台灣,人面蜘蛛十分常見,但黑足黃節的較多,紅足黑節的較少。圖 : 陳文發攝

綜上所述,去年一整年算是精彩生命而富足靈魂,熱鬧生活而不至空過;不但親吻過和煦的朝暾,也擁抱過璀璨的夕色;沐浴過悠閒的來雲,也揮別過匆匆的去霧;淺酌過沁人的花香,也嗅聞過動人的鳥唱;打包過無數的歡聲,也品嚐過無盡的笑語;就這些還算充實的渺小履歷,亦足以快慰我一塌糊塗的人生了!夏宇在(甜蜜的復仇)一詩說:「把你的影子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看來我也積攢了不少下酒的小菜,以備老的時候,流淚。

余光中在(滿月下)詩末提到:「那就折一張闊些的荷葉,包一片月光回去,回去夾在唐詩裡,扁扁的,像壓過的相思。」雖然包不了月光,但我也曾努力,也曾執著,也曾用情,也曾相思,而是否扁扁的,就更易於保存?更易於暢敘綿綿不絕之幽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