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踏查冬的形影

台灣的冬天不算太冷,幾縷裊裊的寒意,柔柔地沾黏於貌似堅強的花葉上,使該紅的便紅,該黃的就黃,該藍的則藍,該綠的亦綠,而該落下的,則是蹁躚起舞,如雲翔飛,且將化作春泥的一縷慘調;是一千首美詩,是一萬句佳言,幽淒了寒天裡的獨特景致,也縛拿了胸臆中的一片冰心。幾回我踏查了冬的心事,總是別樣地冷清與孤寂,這種決絕,才會有足夠的能量使自己也可隨遇而安,也能隨境而轉,於是冥合於草木,揉融於溪山,使花之飄零,可怪於風之狂亂;教葉之枯萎,能責於樹之無情。

蒼階,紅葉,古寺,團結成一股美麗的風貌。圖 : 陳文發攝

但看蒼階間,絳紅的楓葉涕泣;且聽枯枝上,嗚咽的悲音太息;幾面山牆,幾隻懸魚,見證了花開與花謝;幾座石獅,幾對石燈,目睹了葉茂與葉萎;百年一瞬的風華,竟在彈指之間迅速地杳然。此時的遠雲靉靆,降伏了逞兇的辣陽;此刻的近谷氤氳,均沾了獻媚的紅葉。落鵝式的正脊,劃分了明間、次間與梢間;抬梁式的屋頂,排配了束子、束隨與看隨;童柱頑皮地騎上了通梁,斗栱認真地扛起了屋頂,各部件,說好了陳力就列;各瓦片,談定了櫛比鱗次;而最耿耿的,莫過於略顯斑駁卻仍舊堅守崗位,沐甚雨而櫛疾風,焚膏油而以繼晷的門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告別了汐止拱北殿,一行人來到了暖暖的石獅六連峰,山雖不高,猶有屴崱之勢;日雖未開,且能舉目遠眺;於是攀危崖、下埡口、迂樹蹊、迴草徑,一下子忽上忽下,一會兒忽左忽右,窮一切能盡之體力,攬一派能爽之清氣。每逢低谷,則耷拉著腦袋,垂頭而喪氣;每到高峰,則昂揚著精神,顧盼而神飛。總歷不知凡幾,終於下山了!在前往餐廳的產業道路上,低語的蟲唧不少,高唱的鳥鳴尤多,微風摩挲著幾欲垂涎的雙頰,疲憊罥縛著瀕臨罷工的雙腿,我知道,自己又成功地打包了幾座鹹裡帶甜、苦中帶辣的頑峰。

觀賞暖暖石獅山的最佳地點就是糯米橋了 ! 看上去像桂林山水,尤其是黃昏金光的照拂,更是美豔無比。圖 : 陳文發攝

到了餐廳,已是飢腸轆轆的下午兩點,此時的目透饑光,口露饞涎,於是弟兄不講長幼,子父不論輩分,來一杯,盡一杯;來兩盤,清兩盤;狼吞已是嫌慢,更哪得閒工夫細嚼?從餐桌瞅向窗邊,但見葳蕤的綠意漫漶於百無聊賴的目前,趁著落霞尙肯停留餘影,快速趕往祕密景點的糯米橋上,此時慈祥的一道金光,勻抹於石獅山的面容上,這朵靜謐,這身熒煌,弄暢了積鬱已久的五臟六腑,不啻為天宮才備的仙山,閬苑才有的化境,直到今天,內心仍是湃沛而感動不已…。

這種蜷曲的身形,應該榮膺選美第一名了吧 ! 圖 : 陳文發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