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離後

作者/中道中學十年級林琮傑

這是你離開後的第三晚。
不知不覺,我又來到了這海岸,尋你,似已成了習慣。此時,我們的頂上都有一片星空吧!卻怎麼地,竟被這層層疊疊的浪濤遮掩了瞭望彼此的目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讀於中道中學十年級的林琮傑,以細膩的筆法,將分別的痛感寄寓於文字,表現出作家的水準。圖 : 陳文發攝

我的心事,只能向海吐露,只能在深夜的、寂靜的、黑得不見邊際的遠方,注入一腔難以辭敘的傾訴。浪起又翻落,吞嚥過往,攪著、混著、拉扯著,直至成為腳邊的散沫,像極了宿醉後,清醒地意識到虛無裡的荒謬──想讓你知道我想你,越過這橫亙目前的萬水,以及你方的千山。

浪聲應和著,轟轟地,似也說著與我相同的話語。原來,夜裡的浪如此溫柔,明知無望,卻又一聲勝過一聲地回著。是不是它也怕我孤獨,才在這千愁萬緒的夜裡,陪我一同無眠?

曙光劃破了稠醪如膏的夜晚,望著遠方仍有睡意的龜山島,此時若有所思。朝陽緩緩露臉,悲傷也油然而生,海浪韻律地逗弄著綿長的沙岸,哀痛侵蝕著心肺,本該朝氣蓬勃的我,卻在這一刻顯得了無生氣。

迎面而來的,只剩漫天紛飛的淒涼,悲傷在心坎裡纏綿,痛苦在胸口中盤旋,留下了鏤心刻骨的傷疤,與無盡的悔恨交舞;歲月的結晶,凝聚於此刻,無奈命運得理不饒人,使過往的韶光,孕育成痛苦的淵藪。浩瀚宇宙中,寂寥渺小的我,如同一顆明明滅滅的寒星,在空中微弱地閃爍;失眠的夜裡,失魂落魄的我,彷彿一隻井底之蛙,寂寞地仰望星空;遼闊的海上,失去目標的我,宛若一艘迷航的船,孤獨地航向遠方。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分離,是重逢的資糧,若要享受相遇的美好,就得承受離別的惆悵,道別的那一瞬,命運便在你我的人生之中,無情地刻下「無緣」二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