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烹調悲喜,料理人生

這波乾冷的寒流,已依約前來報到,但因條件不足,使得追雪的人只得捐棄希望,苦等下回;雖說乾冷,七堵仍以詭譎之姿,堅持下雨,而雨勢不大,卻足以撩撥荒廢已久的心田。

一花擁有一世界,一葉潛藏一菩提。圖 : 陳文發攝

下得勤,葉就嫩綠;下得久,土便鬆軟;這名不見經傳的下坡山,還是有些辣勁的,除了險升,還有陡降;除了滑岩,還有爛泥,才會在崎嶇的路徑裡,引得一行人花容失色而如臨深淵,驚聲尖叫而如履薄冰。若要說它的魅力,在攀爬時特別突出;若要說它的危險,在霪雨中尤能彰顯,此時引用紅樓夢的一段話,差可比擬:「蛾眉欲顰兮,將語而未語;蓮步乍移兮,欲止而仍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灰雲下,寒風裡,幽岫面露淒苦;冷雨中,陌徑上,濕蒝心獲鼓勵;於是蟲族嘻戲於腐葉,蕨類嬌嗔於荒土,越是不被青睞的路線,越該踏查;越是不被疼愛的景色,越該憐惜;只因草木已盡心演豔,花朵已竭力放香,這是平淡生活裡的一段小品,你只管小口咀嚼,便能生津;大快朵頤,更能止渴。

巖體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只有親近,才能體會。圖 : 陳明聰提供

基隆一帯的小山大丘,頗賴G董團隊的熱心奉獻,始能有之,如左傳所言:「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又如新唐書(馬燧傳)所云:「燧乃令士無動,命除榛莽廣百步為場,募勇士五千人陣而待。」因此,開山闢路,架繩鑿梯是一樁十分辛苦的差事,非熱忱,不足以致之;非信仰,更難以成功;而以逸待勞,養尊處優的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爬山呢?

下雨天,象鼻蟲出來玩耍,順便找尋美味的食物。圖 : 吳翠珊提供

爬山除了強健體魄外,兼能修身養性,以去慣習之戾氣。從泠泠的溪聲裡,滌蕩憂心;從逶迤的曲徑中,淘洗雜慮;可登千仞之高,以脫俗身;可體百里之廻,以卸凡貌。看奼紫嫣紅,觀風起雲湧;迎璀璨朝暉,送斑斕夕色。人生一遭,如空白的畫紙一張,描什麼形,摹什麼狀,端看主人公之巧手妙心,豎筆橫墨,以鳴所喜。

《普賢警眾偈》在(法句經 · 無常品)中云:「如河駛流,往而不返,人命如是,逝者不還。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當勤精進,如救頭燃,但念無常,慎勿放逸。」這活一天少一天的日子裡,手算已是無多,炯然自省,得無驚懼?鎮日除了功課書本外,便是養口使活,養女使成了!再有餘暇,便隨忘機好友,沐浴於蒼翠欲滴的山林中,除塵洗庸,滌凡蕩慮,烹調悲喜,料理人生,如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