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月光_人才招募
  • 欣興電子_人才招募

【桃園文選】也擬泛輕舟

凌晨五點從三峽出發,抵達雙溪已是清晨的六點十五分了!這原應橫陳於谷間的閒雲,早已因鋒面的拜訪而濃得欲化不開了!慵懶而鎖腰的煙霞呀!如今在綿綿點灑的細雨裡,野蠻地吞噬了山的容貌,於是屬於假日備妥的悠閒,全被這場無情的春雨攪亂。這明明滅滅的村色,這離離蔚蔚的遠山,便覺淡雅斑駁而略顯冷清了!覓不見發放熱氣的豆漿店,使一條寂寥的街道,連簡單的忙碌都懶得扮演了,就到河邊看看去吧!那泠泠潺潺的流水,那粼粼閃閃的河面,在雨中幽幽怨怨地訴說著渡船頭的起起落落,據說百年以前的這裡,是十分繁華的……。
6 5

周家古厝,曾是雙溪的第一豪宅,也是街長的住家,如今已殘破不堪,烙印了歲月的痕跡。圖 : 陳文發攝

E起繳稅輕鬆Pay_房屋稅

一百年呀!能夠裝下多少的故事?一百年啊!又能容留多少的人物?而這些繁華,終究被時之厲劍斬斷而雨打風吹去了!對於後人,這些曾經可歌可泣的故事,早已煙消雲散而不復聽聞,當時簌簌落下的熱淚,如今還熱嗎?當年纏綿悱惻的愛情,現在還愛嗎?他們能成為先人而之於我們,就如同我們也會成為先人而之於後人,每回盤點至此,便會落寞惆悵而悲不自勝,便會撩撥心緒而徒呼奈何。

1 20 scaled

煙雲橫陳,為清晨的雙溪增添一份委婉的秀媚。圖 : 陳文發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雙溪──這有山、有水、有船、有味的畫面,第一次擄獲它的名字,是被描摹在(武陵春)的畫境裡:「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當時的李清照,心愛的丈夫過逝了!珍貴的字畫被盜了!身上的財帛也因戰亂而大量地流失了!一個中年的單身女子,還會有什麼更加悲慘的際遇能夠摧折?還會有什麼更加痛苦的遭逢能夠加臨?此時的風停了!掉落的花瓣把香氣饋予了地面的塵土,這麼晚才起床,又何必勤於梳頭呢?(或是梳了頭又能給誰看呢?)如今物是人非,萬事皆休,唉!積鬱的慘況又能如之何呢?想開口說些什麼,眼淚卻先落了下來。聽說雙溪的春天感覺還不賴,也打算乘著小舟遊歷一番,卻擔心雙溪的小舟啊!如何也載不動我這源源不絕的愁緒啊!

8 3

這張照片的左邊另有一溪匯流於此,故名雙溪,日據時代仍能通行吃水三尺以內的小船。圖 : 陳文發攝

說到雨,夏天蒞臨的是暴雨,秋天拜訪的是苦雨,冬天到來的是寒雨,只有春雨,款款降臨而善於綿柔,潤澤萬物而利於田耕。於是杜甫在(春夜喜雨)讚美到:「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韓愈在寫給張籍的(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 )也提到:「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也是讚美著春雨的撫育萬物,細潤如乳。

7 7

三忠廟是全台唯一同時供奉南宋三傑(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的廟宇,距離渡船頭不到一百米。圖 : 陳文發攝

南宋詩僧志南提到:「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在春天,嫩綠爬滿了河邊的楊柳,杏花林下,有點滴不完的詩情與畫意濡濕了周身。李商隱在(春雨)一詩中提到:「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把心中的孤寂之感全力表現。而蘇軾在(定風波)中就顯得豁達自在了:「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這是飽啖滄桑以後,內心早已無懼無求的鑑照,此時的心境已不再受到景物的悲喜而挾制,也不再受到年歲的將盡而悵懷了!

13 1

當雲霧來襲時,已看不清山的輪廓了,雖然湫潮,卻滋潤萬物,功在天地。圖 : 陳文發攝

一樣的雨,一樣的春,一樣的景,一樣的物,有人悲,有人喜,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豁達,也有人憂戚。佇立在輪迴的渡口,晃搖搖而一如羈魂;憑欄於幻化的娑婆,鬱沉沉而難過不已。風會迎來烏雲,也會送走憂鬱,當飛霧邀雨而迤邐周天時,就讓彼此相繫於酸甜苦辣的世界裡;當花落一地而堆滿幽淒時,且教物我相忘於充滿喜怒哀樂的人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