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欣興電子_人才招募
  • 日月光_人才招募

動物園獸醫甘苦談 治療大型動物棘手挑戰

責任編輯宣羽

喜愛動物的你,曾經想成為一名獸醫師嗎?能夠近距離觀察、接觸、並幫助動物的有趣工作,相信對許多人來說是夢幻般的職業。然而真實世界裡,獸醫師究竟在醫療野生動物的過程中,付出多少辛勞和努力,或許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今天就帶大家來了解獸醫師們在治療大型動物時,會遇到哪些棘手的挑戰。

治療時,保育員安撫動物的情緒,讓獸醫師能進行檢查(亞洲象「友愷」)

治療時,保育員安撫動物的情緒,讓獸醫師能進行檢查 (亞洲象「友愷」)。圖:北市動物園提供

E起繳稅輕鬆Pay_房屋稅

北市動物園表示,大型動物在醫療上首先遭遇的難題就是移動困難,因此獸醫師們必須帶著醫療設備登門拜訪、必要時甚至就地進行手術。由於醫療設備環境不如診間完善,常需要依靠大量的人力提供機動性,像是在麻醉後控制動物的躺臥方向、手術中翻身等,目的是避免長時間固定姿勢造成動物自身的負重壓傷關節或器官,但面對動輒幾百、幾千公斤的大型動物,往往必須出動五、六位到數十位不等的保育員和獸醫師,使勁全力拉動綁在動物身上的繩索與輔助綁帶,如同拔河一般通力合作,才能把動物調整成適合的姿勢。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來貘「貘莉」產檢

馬來貘「貘莉」產檢。圖:北市動物園提供

北市動物園指出,面對像犀牛、河馬這類皮厚、針頭打不進去或抽不到血,連X光機、超音波機也難以穿透解析的大型動物,就連最基本的健康檢查都是個難題。加上野生動物緊戒心較強,即便想讓身體不適的個體在清醒狀態下進行醫療行為,都並不容易。因此,獸醫師除了需要花時間與動物培養感情,還得依靠保育員經年累月進行的動物醫療訓練,從一開始的刷背按摩以安撫動物情緒,到讓個體習慣保育員及獸醫師的觸摸,循序漸進地從輕微的拍打、鈍針輕刺,再到實際採血。透過這些以醫療照顧為目的的動物訓練,才能夠有效減少動物被麻醉的次數,不僅降低醫療上的風險,也大大提升動物福祉。

亞洲黑熊「黑糖」麻醉後,準備移動到動物醫院做全身健康檢查

亞洲黑熊「黑糖」麻醉後,準備移動到動物醫院做全身健康檢查。圖:北市動物園提供

北市動物園也提到,野生動物種類繁多又千奇百怪,很多時候獸醫師連該物種正常的體重、心跳、體溫等基本生理狀態都未必能找到可靠的數據資料,面對疾病和醫療方式也很難有案例參考,除了透過研討會議、期刊新知等工具分享並學習經驗,還經常得發揮創意解決各種第一次碰到的疑難雜症,行醫生涯更無法避免地需要面對生命的消逝,無論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要承受極大的壓力。然而即便如此,相信所有獸醫師都認同,能看到動物們恢復健康的生活,就是這些辛苦付出的最好回報。(責任編輯/宣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