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心眼

記者陳文發

就讀於啟英高中十一年級的董慶男,將自己受到排擠的實際經歷化為文字,期勉自己所不欲者,勿施於人,全文流暢而合理。圖 : 董慶男提供

作者 / 啟英高中十一年級董慶男
在我所知的「心眼」中,便有好幾種的解釋方式,有內心、心裡之說,也有心機、心思之說,最後則有度量、氣度之說,分別在不同的句子以及用詞裡,表達出的意境也截然不同。在日常生活中,常聽到人們在爭吵時,難免會使用到「心眼」二字,但人們是否能真正地了解「心眼」想表達的意思與含義?因此也有部分的人會因錯解而鬧烏龍。
在我所知的「心眼」中也分了好幾種用詞,有壞心眼、好心眼、死心眼、小心眼等等,其中讓我感觸最深的是壞心眼了!在我十六年的生活體驗中,遍歷了形形色色的人,而「壞心眼」一詞最貼近我的生活了!它教我分辨了生活中所遇見的人,讓原本心思單純的我,內心多了幾分的複雜與老成,添了幾分的戒慎與防衛,也讓我因此而成熟了許多,不再誤交損友,進而毀壞了自己的純真。
然而,在提到壞心眼時,它也勾起我塵封許久的那瓣回憶,也是它讓我嚐到了「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滋味。回想在一次國小的求學階段,和同儕因為細故而大吵了一架,那時心思單純的我,認為爭吵完就沒事了,沒想到事情並不如想像中的單純,隔天一如既往的我,快樂地踏往學校之路,殊不知往常的一切全變了調,同儕和朋友們拉幫結派,壯大聲勢,一起排擠我,一起不理我,讓我頓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而不知所措,那時的我們也徹徹底底地決裂了,雖然最後在老師的介入與查明後,還了我一個公道,但是當時脆弱的心,像抹了鹽巴的傷口,早已疼痛莫名而再難癒合。
在這次的事件中,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人性的醜態與險惡,內心多次地掙扎,多次地告訴那時的自己,大家是因為內心尚未成熟,才會如此地糊塗,如此地莽撞。隨著時間的消逝以及歲月的洗禮,現已高二的我,心中早已完全釋懷了!也早已原諒他們了!不過也讓我深深地體會到所謂的「壞心眼」會對別人造成多大的傷害,故而己所不欲,千萬勿施於人;這篇陳舊而不堪回首的故事,已深深地埋藏在我心中的最深處,而時時警惕,而難以忘懷。

服務專線:+886-3-3578678
服務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 2018 Tyenews.com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