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 】【板橋林園與新竹南園造園手法之比較】

記者陳文發

新竹南園的設計概念主要是利用山林地以表現「仙山樓閣」的況味。圖 : 陳文發攝

若論起台灣古典園林的保存度與知名度,台南的吳園僅剩殘園,霧峰的林家花園氣勢不夠恢弘,新竹的潛園與北郭園果今安在哉?因此,能夠端上檯面的只剩聯合報系南園和板橋林家花園了;南園於1981年起造,1985年完工,如今不過40年左右歷史,而板橋林園肇興於1847年,迄今有175年歷史,因此,就輩份而言,板橋林園算是台灣保存最完整且結構最紮實的古蹟園林了!但就造園手法而言,兩園各有所長,各擅勝場,值得拿來PK一番。

南園的圍牆甚多,將一個大空間區隔成許多小空間,而所有小空間又彼此相連,達到「隔、隱、逸」的效果。圖 : 陳文發攝

週六上午,惠風和暢,雨霽天光,與友一行五人前往板橋林園參觀,整個園內只有十二名遊客前來,於是眼無雜遝,耳無囂聲,閣清亭秀,良多趣味,於是緩緩邁步,徐徐向前。但看一磚一瓦,齊整自律;一檁一椽,各就各位;一亭一榭,盡獻巧趣;一樓一閣,互爭燦輝;石無甲乙,皆呈怪狀;花有新陳,不斷演香。若論此邸之木構,其精不過廟宇;若論此園之歷史,其詳不過網路;故此篇不予贅述,遂另闢蹊徑,謹就板橋園林之造景手法,略提一二,並與新竹南園互相對照,以析優劣,以辨良窳,這是從該園所有導覽老師口中聽不到的,甚至是學術研究也不曾討論到的。

南園近水樓台,層次疊加,空間感十分強烈。圖 : 陳文發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園林可遠溯自黃帝所蓋之玄圃(一稱元圃),為皇家園林之濫觴;至周朝,文王蓋靈台、苑囿,此「囿」乃範圍、限制之意,外「口」如牆,圍中「有」物,是園林之雛型,以作為畋獵、冶遊之所;秦代始皇蓋上林苑、阿房宮,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其奢靡浮華,使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最後「楚人一炬,可憐焦土。」到了唐代,白居易蓋廬山草堂,王維蓋輞川別業,其規模之小,迥異於皇家園林,範圍不大,工藝不精,為私家園林之嚆矢。此後私家園林如雨後春筍般地繁榮興盛,文徵明蓋拙政園,李漁蓋伊園,裴度蓋湖園,倪瓚蓋獅子林,袁枚蓋隨園……不管是經商致富的,抑或退隱山林的,紛紛栽花蒔樹,闢地築館,蓋起了賞心悅目的園林建築,上海的豫園,蘇州的拙政園、留園、滄浪亭、網師園,南京的瞻園,揚州的个園,無錫的寄暢園都是一時之選。

池邊的疊石,達到了「大小不一,堆疊不齊,似連非連,似黏非黏」的效果。圖 : 陳文發攝

起造園林有六大步驟,分別是(相地、立意、佈局、置景、設線、統合)。所謂「相地」即選址是也。選址又將土地分為「山林地、江湖地、郊野地、村莊地、傍宅地、城市地」六大類,其優劣亦從其序。山林地起伏迴旋,立體感十足,借用自然的形勢落差,創造出「仙山樓閣」的磅礡氣勢,南園即屬此類;接著是江湖地,能夠巧妙地將園外的湖景借入園中,即明代計成所謂的「園雖別內外,得景則無分遠近。」杜甫的:「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即是以門窗借入雪景以及水景;再來是郊野地,廬山草堂、輞川別業是也。而村莊地、或是傍宅地越來越接近城市,既有郊野之幽,兼有城市之便;而城市地是最不理想的園林用地,因為無法透過「鄰借」將園外之景物借入園中,而板橋林園早期是村莊地,詎意經由百餘年的發展,竟成為城市之地,四圍但有高樓大廈,欲「借」遠山近湖以為園林增色而不可得,殊為可惜。而南園在深林之中,據谷為地,傍山而建,三面環山,前方大開,套句唐代盧照鄰的詩句:「田家無四鄰,獨坐一園春。」

板橋林家花園洞窗有六大功能,分別是「框景、對景、採光、通風、美觀、吉祥」等意義。圖 : 陳文發攝

而園林借景手法,在此順便一提,共有(遠借、鄰借、仰借、俯借、因時而借)五種,遠可借數里外的高山、矮丘、江湖、原隰,近可借園外的絕巘、碧樹、奇岩、古塔,仰可借朝暾、夕色、浮雲、飛鳥,俯可借偃柏、亭影、游魚、戲鴨,而四時可借春花、夏風、秋月、冬雪,是謂「五借」也。

板橋林園的洞窗是賞析重點,蝴蝶窗代表福氣疊至。圖 : 陳文發攝

接著聊到第二個步驟「立意」,這裡立的是主人的意欲,除了花園主人的意見以外,還有參照主宰整個園林設計的建築師,依園主的好惡與想望,建築師按實際之「相地」,提出可行的辦法,彼此交換意見,以定結論,例如板橋林園重點在「江南水鄉」,以蘇州留園為範本;新竹南園重點在「仙山樓閣」,以清明上河圖等古畫為範本(這是漢寶德教授親口告訴我的),由於南園兼有起霧時的仙山樓閣之感,同時具備煙波湖景之美,個人覺得還是南園勝出。

林家花園入口由兩徹圍牆造成「夾景」,而這種簡單平凡的設計,其實是一種「抑景」。圖 : 洪翠燕提供

第三點聊到「布局」,中國古典園林建築的布局手法有三:其一是「小中見大」,也就是「納須彌於芥子」,將大自然的真山真水,透過巧妙的比例尺縮小,成為仿真的假山假水,亦如計成在(園冶)一書中所提的:「雖由人作,宛自天開」。其二是「化方整為曲折」,從A點到B點,也許直線距離才十米,但透過水池將兩地相隔,必須透過曲徑、廻廊,繞了七八十米才能抵達,或是直橋能到的,偏偏做成曲橋,並透過曲折達到「步移景易」的視覺效果。第三是以人造的手法體現真山真水之境界,要形意相似,感覺相同,才能逛出妙趣。因此就布局而言,新竹南園與板橋林園,互別軒邈,各擅勝場。

方檻齋的名稱取自朱熹的 :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 ? 位有源頭活水來。」圖 : 陳文發攝

第四點談談「置景」,造園主要處理的有三景,分別是「山景、水景、建築景」。以真山而言,南園取勝,以假山而言,南園以真石堆疊,板園以水泥皴法造出假山,個人還是偏愛以真石疊造的假山更有親切感。其次是水景,兩園皆有湖景,也幾乎一眼望盡,少了迂迴曲折,遠不如蘇州拙政園,但南園有池中島,分別以曲橋及圓月橋搭接,達到了局部性「障景」的效果,因此還是以南園略勝一籌。第三是建築景,兩者皆為紅磚紅瓦的閩南式建築,從外觀看來,兩者都有可圈可點之處,板園汲古書屋前的軒亭屋頂,做成棺蓋狀,據悉有「升官發財」之意,不知箇中真偽,但肯定是台灣孤例,疊亭及三角亭也十分罕見,最值得一提的是板橋林園的洞窗造型,流暢渾厚,技壓南園,是遊園的賞析重點(洞窗又稱漏窗或漏明窗,有框景、對景、採光、通風、美觀、吉祥等寓意);但南園主樓的重簷十字頂是台灣孤例,仿清明上河圖而建,蛇廊的用料以及南樓二樓的貼金趖瓜筒和鳳凰雀替、鰲魚雀替更是霸氣,到此為止,兩園平分秋色,但板園的建物是蓋在一個平面上,南園的建物則是撒落在起伏的山坡上,層次感仍然是更加地強烈而討喜的。

林家花園的樓閣十分古樸,百看不厭。圖 : 陳文發攝

在此順帶一提園林的磊石,太湖石是世界公認最美的石頭,但台灣無法取得,只能用珊瑚石或次要的怪石來堆疊。宋朝米芾認為美石有四要,分別是「漏、透、瘦、皺」,這句話傳到蘇軾耳裡,認為還差一味,必須得「醜」,「醜而美,醜而雄,乃當石中之王」,故「漏、透、瘦、皺、醜」成為日後辨別石頭美醜的五大標準;明代龔賢則認為:「石最忌蠻,亦不宜巧,巧近小方,蠻無所取,石不宜方,方近板;亦不宜圓,圓為何物?妙在不方不圓之間。」而石頭的堆疊有四個要領,一是「大小不一」,才不致於過度幾何化、機械化,二是「堆疊不齊」,才能顯現出散亂與自然,三是「似連非連」,要創造出湖岸堆石,忽近忽遠,欲連而不連的意境,否則連實了就成為一灘死水,第四是「似黏非黏」,也就是石與石之間要產生縫隙,不能填實,以創造可供石頭呼吸的活感。

林家花園的榕蔭大池倒映著樹影,看上去十分幽靜美麗。圖 : 陳文發攝

第五是「設線」,也就是設置遊園動線,這點兩園都有清楚地考慮到,因此移步換景,橫生妙趣。但兩地都去過的朋友們應該可以觀察到,站在板橋園林的任何一地,雖不至一眼望盡全園,至少比較容易看到其它建築群,而南園的廊牆蔽物較多,因此產生的隱蔽空間也較多,區隔出許多看似獨立,卻又彼此連通的小空間,增加了許多出其不意的「逛趣」,也達到了「隔、隱、逸」的絕佳效果。
談到「設線」,就必須談談園區入口的「抑景」手法,也就是把美景做壓抑,這是故意把入口做得平凡無奇,讓遊客產生懷疑,失望,進而降低期待;等到欺敵成功後,拐個小彎,轉個廻廊,突然奇花異景,端獻目前,這種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的感覺,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似的,越逛越有趣。也像明湖居聽書裡描寫的,先是風乾福橘皮的男子出場,令人略有所感;接著是技藝超群的黑妞表演,使觀眾如癡如醉;殊不知後面還有一位壓軸的白妞出場,把現場氣氛炒到最高潮。
紅樓夢第十七回,大觀園落成時,賈政率清客與賈府上下人等開門參觀,詎意一開門就被一堵假山擋住視線,「眾清客都道:『好山,好山!』賈政道:『非此一山,一進來,園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更有何趣?』眾人都道:『極是!非胸中大有丘壑,焉能想到這裏!』」這就是大觀園由「障景」而產生的「抑景」效果,這點,南園入口處下坡的彎路,以及板橋林園入口處兩牆夾制的「夾景」長道,都是「抑景」的手法表現。
最後提到的是「統合」,也就是統理整合,一座園林蓋好了以後,建築師和園區主人會連袂會勘景物,務必做到「暢、幽、靈、雅」以及「體、宜、因、借」的效果,以實際督工之所見,「俗則屏之,嘉則收之」以臻絕美之善境,一座古典園林於焉始成。總而言之,這兩座古典園林,一新一古,一雅一巧,細細咀嚼,皆為珍品,文中所言優劣,乃筆者頑愚之陋見,故難登雅堂,至於木雕手法,由於內容太多,構件太雜,只能等待有空的時候再聊了!

 

服務專線:+886-3-3578678
服務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 2018 Tyenews.com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