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基隆嶼

記者陳文發

這個角度看到的基隆嶼,像一隻冰河時期的長毛象。圖 : 陳文發攝

想妳的時候,
我會依偎在白米甕古砲台的欄杆,
想像隔著大海的妳,
始終克盡職責地扼守著忙碌的基隆港,
而妳畢竟是個女孩,
不該讓迷彩隱沒了妳的丰采,
應該在來霧的時候風風光光地嫁人。

基隆嶼扼守住基隆港,日據時期島上有駐軍。圖 : 陳文發攝

頭紗,
使忐忑描摹了妳的羞赧;
沉默,
使神秘塗滿了妳的面容;
而晴天,
晴天的時候該怎麼說呢?
就說妳的孤傲吧!
始終如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離開碧砂漁港後,先往象鼻岩駛去,可從海上看到熟悉的基隆山,但前景是海洋,味道不同。圖 : 陳文發攝

而風兒是媒婆,
海鷗是信使,
雲天是畫布,
大海是眠床,
就讓我的心思擬作一葉別滿期待的浮槎吧!
輕輕地,
輕輕地划向慕盼已久的妳的心田。

告別基隆嶼時,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氣象,這是難得的登島體驗。圖 : 陳文發攝

石板菜是你的髮飾,
野百合是妳的捧花,
還有防葵以及基隆澤蘭都是你的嫁妝,
我於是帶來了一批迎娶的隊伍,
下船,
上岸,
從木棧道邁向了石板路,
從海平面爬到了燈塔處,
終於撞見了撒滿氣質的妳,
而妳,
卻靦腆而撩人不已。

基隆嶼高度182公尺,登頂並不困難,且遼夐的海景更是迷人,圖 : 陳文發攝

海風依舊徐徐地吹,
海鳥仍然翩翩地飛,
曾經有過那麼一次,
一個極重要卻又難以辭敘的相遇,
目下的盛景,
是九死不悔的絕美;
心中的感覺,
是一生難得的際會。

第一次從海上的角度觀看酋長的臉,鷹勾鼻特別明顯。圖 : 陳文發攝

思念何曾放過我呀?
情牽何曾斷了絲縷?
如今,
這迎娶的隊伍早已歸去,
妳卻一如既往地固守原地,
而迎風聽濤,
而沉默不語。

世間不該有情,
才不會動念流轉而離亂橫陳,
而心如刀割,
而痛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