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桃園文選】霧中園林

1
俗話說 : 「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霧西湖。」霧中園林,像一首詩,如一幅畫。圖 : 陳文發攝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在(醉花陰)寫到 :「薄霧濃雲愁永晝, 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 玉枕紗櫥, 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簾卷西風, 人比黃花瘦。」本詞寫作者閨房生活的寂寞,以及她對夫婿的思念。含蓄的深情從寫景中幽微地體現出自己竟比涼露還冷,比菊花還瘦,而「薄霧濃雲」則是極其容易勾引傷心的。

婉約派詞人秦觀,在(虞美人)中寫到 :「高城望斷塵如霧,不見聯驂處。夕陽村外小灣頭,只有柳花無數,送歸舟。瓊枝玉樹頻相見,只恨離人遠。欲將幽事寄青樓,爭奈無情江水、不西流。」則是比喻思念愛人而懷念舊處,而頻望來途,怎奈高城望斷,捲塵如霧,而離人日遠,而江拒西流。

由此可知,古人眼中的濃霧罩景,一如漫飛的愁情襲人,常將思緒翻攪揚起,也將心情打入谷底。而現實之中,煙如畫,霧似詩,故杭州有句俗諺 :「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霧西湖。」每當煙霧籠罩時,碧樹沉色,柳影欲斷,殘屋漸褪,一派秀赧,如沐浴於瑤池靈台之下,像置放於閬苑仙閣之中。今天,要和大家聊聊似詩如畫的霧中園林。

 
           

上海豫園已去過兩回了,得月樓垂有一對 : 「樓高但任雲飛過,池小能將月送來。」上聯指的是借景當中的「仰借」,舉凡浮雲、飛鳥、朝暉、夕蔭,皆能成詩 ; 而下聯指的則是借景當中的「俯借」,但凡池樹、游魚、磊石、倒影,都可入畫。同樣的,在豫園的湖心亭也掛有一聯 : 「野煙千疊石在水,漁唱一聲人過橋」 上聯指的是薄霧吞色,倒影成趣 ; 而下聯指的則是恬淡自適,任意逍遙。在煙中,畫面淡了 ; 於霧裡,想像多了。幻化的煙雲,遍植於廊軒苑榭,柔撒於亭台樓閣,恰似芳華二八的少女,罩上薄薄的面紗,清靈而婉約,含羞還帶斂,此情此景,恐怕只能美而更美,好上加好了!

 
           

草聖張旭在(桃花溪)詩云:「隱隱飛橋隔野煙,石磯西畔問漁船;桃花盡日隨流水,洞在清溪何處邊。」詩中的飛橋,其實就是一抹微彎的「隱居橋」,在流霧的捉弄下,乍明忽滅 ; 在野煙的促狹下,若隱還現。

霧是頑皮的魔術師,也是美麗的催化劑,上了屋瓦,屋瓦便誕下害羞 ; 下了草花,草花便生出朦朧 ; 飛入垂脊,垂脊便拋棄勾心鬥角 ; 覆於池塘,池塘便鬱鬱而若有所思 。當霧流動時,可顯出畫面特別的寧靜 ; 於霧靜止時,更映現內心湃沛的潮思。

明代計成在園冶一書中提到 : 「雜樹參天,樓閣礙雲霞而出沒 ; 繁花覆地,亭台突池沼而參差。」其中移動的,其實是煙,但以為是樓閣在移動 ; 其中阻礙的,其實是霧,卻覺得是樓閣在阻礙。這是煙的巧妙,雲的幻化,霞的變異,也是霧的靈動。

一座園林的興建,其實已經考慮到城市地的侷限,因此在「立意、布局、置景、設線、統合」上是透過精心鋪排的,也歷經巧築妙構的。要符合「暢幽靈雅」,要達到「體宜因借」或不至太難,但畢竟位處城市,常囿於平地的條件,以至於假山假水的效果有其界限,使規模難以盛大,使氣勢無法恢弘。

而山林地則不然,除了盡現「步移景易」的樂趣,還兼達「起伏跌宕」的效果。在遊園的過程中,不但有二度空間的縱橫掀撥,還兼具三度空間的層次美感。尤其山林常聚潤煙,常涵水氣,動輒煙籠佳木,霧罩秀草,一派氤氳,宛如仙境。這是山林的贈物,更是上天的饋禮。

杜牧在(阿房宮賦)提到 : 「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乎幾千萬落。長橋臥波,未云何龍?複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東。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淒淒。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其中點出了長橋臥波,未「雲」何龍 ? 高低「冥迷」,不知西東 ? 這便是快慰人心的雲霧效果,在平地,望眼欲穿 ; 在山林,卻是平常 ; 故為「相地」六法之中的首選。

所謂「六法」,依其優劣,分別是山林地、江湖地、郊野地、村莊地、傍宅地,以及城市地。板橋林本源園邸,過去是村莊地,百年以後,搖身一變,竟為城市之地了!當時的設計師如果目睹今日大樓環伺而無法「鄰借」,更遑論「遠借」,必定捶胸頓足,憾恨不已。而新竹南園在選址時,便以山林之地而定於一尊,三山環抱,胸開懷敞,而層次疊加,而煙雲常盤。印驗了盧照鄰的詩句 : 「田家無四鄰,獨坐一園春」,這滿園春色,裹以流霧飛煙,磅礡是可以想見的,雖百年而景色如舊,雖千歲而歷久彌新。

明袁中道詩云 : 「煙雲才見已顛狂,把臂深林趣更長,鳥語自能清熱惱,流泉端的洗塵忙,石無甲乙皆呈怪,花有新陳不斷香……」日昨,南園這小美人又羞醉醉地微泛煙雲了!拍下照片,以贈諸君,期能同分秀色,共享顛狂。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