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愁悵

by 記者陳文發
01:45
分享這篇新聞:
2

夕陽是最美的調色盤,調出了內心的愁喜與悲歡。圖 : 陳文發攝

3

闃黑噬下夕色,只剩羸弱的微光,勻勻點撒於無盡的夜空。圖 : 陳文發攝

1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圖 : 陳文發攝

當謙遜的夕陽緩緩跌入堆滿陌生的西方,我們也為黑暗的來臨備妥了足夠的眼淚與悲傷 ; 畢竟無奈,所有的喧囂,所有的繁華,已隨天色的憂鬱靜靜歸於平淡,擅於凋零的十月,於是募得了深秋款款釋放著的無盡的蒼涼。

幾回這樣呆著、坐著、望著、想著,直到再不能負荷起隨意蔓生的愁悵,於是渴望擁有一個沒有煩惱,沒有雜緒的夜晚。天,盡情地黑;風,恣意地吹;才起的燥夏,已能從熱至溫,由涼到冷,一如複雜的心緒,頃刻捋順;又似起伏的人生,瞬間軋平;這是休得選擇卻又無法宰制的必然。

誰能領受冷風而不淒淒?誰能目送落葉而不悲涼?誰能揮別彩霞而無悵緒?又有誰能送走流光而無絲絲縷縷的慨歎?

到底此生是一齣如夢似幻的短暫,送走了親朋故友,就像看著花開與花落,像流水匆匆奔赴大海,也像羸弱而搖閃欲滅的燭光,豈會沒有傷感?豈會沒有半點『時必將至』而『總會到我』的愁悵?

死不足懼,但植滿人間的情誼又該如何安放?如何收藏?許多共織的笑語,共入的愁腸,共掬的夕色,以及共挹的蒼茫,早已深烙重刻,隨念翱翔,豈是說丟就可丟棄,說忘便能或忘。

風,已是野馬脫韁而愈見狂亂,今夜竟輾轉反側而難以入眠,欲從遺憾羅布的寰宇裡,覓得三點兩點爍爍閃閃的星子,卻教詭詐的烏雲羈絆著、促狹著,於是別上祝福,遙願所有仍在苦痛裡糾纏著的,罥縛著的心情,皆能在猛浪若奔的人生裡,求得些些許許的平安與釋然。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

Adblock Detected

Please support us by disabling your AdBlocker extension from your browsers for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