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8日 星期二

【桃園文選】曾經

3
山毛櫸像一位舞者,一位佇於高土的閬仙,尤其在樹葉凋零後,愈是絕美而吐露幽淒。圖 : 陳文發攝
4
桃園北插天山山毛櫸的枝條,像粗細雜布的微血管,再沒比這畫面更誘人的了。圖 : 陳文發攝

抖落是無奈還是絕美的必須?
一天天,
一片片,
一次次地重複著繁華與幽淒,
怨嗟!
卻是無法逃避的遊戲。

而本來流轉的日月星辰裡,
那騰降往復的水雲霧雨中,
只肯流向命運織就的定律,
緩緩凝結,
寂靜默語。

目下的人生亦然,
是能夠推算而難以摧毀的道理,
因抽芽而上演嫩綠,
因茂盛而滑向凋零,
故會想起走過的痕跡,
也是如此地向昃而頹然,
緣盡而沒隱,
才見團聚,
旋又別去。

 
           

顏色堆出驚喜,
潮思泳向逐漸褪色的囊昔,
一千年,
一萬年,
究竟誰貪感動?
又是誰享歡愉?
這亂序染就的一派迷離……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