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嘆妙不已

算是得天獨厚吧!熊空的盛情總能挽住一些或濃或淡的白霧,而霧成煙,煙成稠雲,雲成水氣,水氣化作撩人如詩的溦雨,溦雨則轉成酣暢淋漓的霈雨,灰濛濛的,黑壓壓的,像百十萬根剔透澂亮的銀針,溫柔且堅定地搠向了青翠的山頭,於是葉子答應油綠了!泥路也同意軟爛了!尤其是早春的曉徑裡,早已分不出是夜裡的露水還是清晨的雨水,總是熱熱鬧鬧地打成一片,而交融有致,而叮咚傳響;有些潤澤了朵花的唇瓣,有些澆灌了地表的焦渴,再有餘賸的,就滙集成流,全歸山澗享有了!

12

任何倒木都隱藏著源源不絕的生機,在雨水的澆灌下,快意生長。圖 : 陳文發攝

唐代韋應物在《答僴奴重陽二甥》詩云:「山澗依磽塉,竹樹蔭清源。」果然,縱有軟爛的泥沙,也會在時間的淘洗下不復存在;沒有挺拔的竹樹,又如何將污濁的泥漿汰濾成一彎清源?於是原本沉默的深林裡,開始了一場撼動靈魂的交響樂。此時的綠葉更綠了!紅花也更紅了!沒有一株草木不為此而感染幸福,也沒有一隻蟲鳥不因之而席捲快樂。樹上的雨是勤勞得綿密如紗,樹下的雨則是懶散得幻化如簾,偶爾累了!雨會稍作休息,此時的溪聲,則會更加地琮錚生韻而汩汩奔流,親吻著花草,摩挲著巨岩,唱和著靈鳥,盤旋著雲煙,我常為此而心生清涼,而俗慮暫拋,而激越莫名,而澎湃不已。
10

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綠;柳外飛來雙羽玉,弄晴相對浴。圖 : 陳文發攝

晚唐韋莊在《謁金門·春雨足》提到:「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綠;柳外飛來雙羽玉,弄晴相對浴。」雨水是萬物的甘露,也是生命的泉源。有了雨水,便產生活力;有了雨水,便得到滋養;有了雨水,便點燃詩情;有了雨水,便展開畫意。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云:「山以水為血脈,以草木為毛髮,以煙雲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華,得煙雲而秀媚。」故而雨水送來的,不止是撩花搔土的輕薄,更是一派源源不絕的生意。既來之,則安之;既淋之,則樂之;敞懷領受著造物普被之恩賜,不但物我合一,亦能別出快趣。

16

嫩芽的新抽,預告著春天的來臨,在微雨的滋潤下,顯得特別可愛。圖 : 陳文發攝

蘇軾因烏台詩案,遭人構陷而險入死罪,後由政見相左的王安石上書力保,書曰:「安有盛世而殺才士乎?」最後蘇軾才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這差事,職小位卑,他卻不因此而意志消沉,酒入愁腸,反而更能品嚐風雨後的一分寧靜,並在此間創作了不少氣勢磅礡的作品。(定風波)即是其一:「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18

七葉一枝花生長在低中海拔潮濕區,葉片為五至十葉,圖中為八葉。圖 : 陳文發攝

明袁中道詩云 : 「煙雲才見已顛狂,把臂深林趣更長,鳥語自能清熱惱,流泉端的洗塵忙,石無甲乙皆呈怪,花有新陳不斷香……」雨水既已持此撩態,則百千萬緒亦從此中出,況乎譜成詩篇的春雨,自有一番搖人魂魄的道理。下山了!形容雖顯憔悴,精神則益奮發,此時的飛禽突發清音,走獸亦出亢響,這空谷一新的聖域,團結了難以辭敘的感動,而我為此,也只能如置閬苑般地折服再三而嘆妙不已……。

19

在霧氣瀰漫的林中前進,隨時得小心謹慎,避免滑倒。圖 : 陳文發攝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