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桃園文選】感謝我的虎媽

作者馬凰菲(圖右)以流暢的筆調,感人的口吻,描摹出對於母親(圖左)的愛。圖 : 馬凰菲提供

柔順的長髮,水汪的大眼,粉嫩的臉頰,以及纖細的身姿,在相框裡,是母親曾經擁有過的身姿,但時過境遷,眼前的她卻已皺了眼角,白了頭髮,皮膚也不再吹彈可破,身材更是遠遠不如以往,這些都是生下我以後,在她身上留下的操勞印記,可嘆的是時間本已無情,我的出生更是加速地催促著母親的老化。

其實母親是個實實在在的虎媽,還記得小時候,她每天在黎明初升時,便叫我起床背誦唐詩;腦海裡閃現著每天放學後,她會督促著我把功課做完,以及在一旁聽我練習鋼琴的影子,她總是仔細地注意所有的小細節與我所犯的錯誤,深怕我一怠惰就偏離跑道,一放縱就無可救藥。雖然被過度地關注,少了許多犯錯的空間,我卻常常想著如何與母親抗爭到底,但這是出於她對我的期待與關愛,因此,我總會在煩念初起的一剎那,旋即隨順母意而不致違抗。

如果沒有母親這番辛勤地諄諄教誨,就沒有放在客廳那些熠熠生輝的榮耀;如果沒有母親無微不至地督促,就沒有如今加入樂團的機會。為了養育我,她滿頭皆已白髮,兩鬢也早已飛霜,總希望太陽能把母親那一頭如霜的白髮給曬黑回來,甚至為了參與我的人生,母親辛勤的腳步從未停歇過。身為學生的我,雖然目前沒有能力工作,沒有能力反饋,也沒有辦法還給母親早已奔逝的青春歲月,但我可以認真讀書,蓄積成功的能量,願在每一個共處的日子裡,能夠承歡膝下,形影不離。

 
           

我希望未來每逢佳節都能和母親一起回到她的故鄉,還記得小時候總會嘟囔著說:「那裡只有高山、大海和吃不完的麻糬。」但現在我會經常陪著母親翻山越嶺,回到那片原生的故土,共享天倫之樂。

 
           

我最忘情的哭聲,是在呱呱墜地的時候,這也是母親第一次以「媽媽」的身分擁我入懷,這十數年來無微不至地撫育我、督促我、安慰我、鼓勵我,為我遮風,為我擋雨,感謝母親在我身上付出的一切,感謝母親在我迷茫的時刻指點迷津,也感謝母親在我背後加油打氣,更感謝母親把我帶到這個可愛的人間,因此,我衷心地祝願親愛的虎媽,時時順心,天天快樂!
作者 / 磐石高中十一年級馬凰菲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