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秋雨捎來含悲的驪歌

同樣是雨,同樣泛起了絲絲的涼意;同樣潮潤,同樣厚澤了萬物而不驚。可秋雨總感覺與春雨能有一些些的不同,春雨帶給了萬物滋養,使枯木逢春而新抽,秋雨捎來了含悲的驪歌,使霜染草木而菊肥。這是遞嬗的四季予人的不同情懷。

秋雨來臨,遍地湫潮,一飄一詩,一落一寒。圖 : 陳文發攝

於是,欣欣向榮的春雨有振奮人心的效果,狂打落葉的秋雨有挾憂抱悲的情愁,但對於心思細膩,動輒慨嘆的墨客騷人來說,感傷是實無二致的。與溫庭筠同為「花間派」代表的韋莊便是一例,他在《謁金門 · 春雨足》提到:「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綠。柳外飛來雙羽玉,弄晴相對浴。樓外翠簾高軸,倚遍闌干幾曲。雲淡水平煙樹簇,寸心千里目。」一陣綿長的春雨,由於雨量充足,溪畔的嫩草竟把滿漲的溪水,硬是染成了一片鮮綠。新抽的柳葉在溪邊迎風起舞,吸引了成雙成對的鳥兒在雨霽的溪中恩愛沐浴。高高捲起簾軸,不知已在闌干斜倚了幾回?此時的雲已疏淡,水亦渺遠,而煙樹成片,寸心卻掛念於千里以外的人兒。這首詞是由兩個生動的畫面組合而成。上闋重在寫景,溪的綠,鷗的白,柳的黃,顏色非常鮮妍,對比也十分強烈。下闋重在抒情,畫面上的少婦孤獨地望向遠處幾片閒雲,一江静水,半山籠霧,寸心所繫的愛人却依然没有出現。這是畫面,也是故事,是畫面就能夠鮮活,是故事便可以動人,故能於平常處顯現出不平常,更能在平凡處演繹出不平凡。

朦朧的秋雨,使遠雲靉靆,近樹生煙,瞬息萬化,詭譎多變。圖 : 陳文發攝

清代詩人陶澹人在《秋暮遣懷》中提到:「籬前黃菊未開花,寂寞清樽冷懷抱;秋風秋雨愁煞人,寒宵獨坐心如搗。」這能夠愁煞人的秋雨與秋風,憑添了更多的落寞與哀愁。白居易在《長恨歌》中也提到:「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這春風與秋雨編成了歌,靜靜地流淌在歷史長河的幽恨裡。

 

《秋窗風雨夕》是《紅樓夢》第四十五回中林黛玉所作,全詩以傷秋為主旨,由於玻璃心作祟,自認為在大觀園受到賈家上下無形的排擠,加上身體本已羸弱,於是陷入了惡劣環境中的滿懷愁緒和無邊傷感,從而預示了未來將會以淒慘的悲劇收場:「秋花慘澹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助秋風雨來何速 ? 驚破秋窗秋夢綠;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誰家秋院無風入 ? 何處秋窗無雨聲 ? 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霢霢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不知風雨幾時休,已教淚灑窗紗濕。」

 

秋雨來臨,綠葉陸續轉紅;秋風助陣,植滿一地哀愁。這一回秋雨,二回秋雨,三回四回五六回,天氣在不願正視的疏忽裡,趨涼轉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庸夫無計,俗人惱策,究竟只能無奈地任憑流轉,隨順老去;看著窗外無情的秋風橫送,秋雨狂掃,一時竟咨嗟莫名而難以辭敘。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