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寶清:鄭文燦用政治話術掩蓋桃園負債問題

無黨籍桃園市長候選人鄭寶清今(12)日抨擊桃園市長鄭文燦執政8年債留子孫。鄭寶清質疑,「桃園市升格為直轄市由鄭文燦擔任市長近8年以來,到底真正負債了多少錢?」這是很多桃園市民很想了解的政治謎題,然而鄭文燦卻只想讓人看到長短債的數字,而讓人看不到自償性負債與調借款的真實數字。

鄭寶清認為,鄭文燦只想讓人看到長短債的數字,而讓人看不到自償性負債與調借款的真實數字。示意圖:鄭寶清競辦提供

鄭寶清指出,桃園市政府的中央統籌分配稅款與一般性補助款長年居於六都之末,但是卻又在前瞻基礎建設預算中拿到了2346億的補助款,遠比台南多出了1300億,也比高雄、台中多出了500億元以上,尤其是近8年來,包括區段徵收、重劃區、抵費地、抵價地幾乎都快賣光,共賣出360多筆土地、入庫706億,且8年來總累積預算超過8000億的情況下,桃園市府說到今年8月底長短期債務只有251億,比前縣長吳志揚遺留債務262億更低,然而,桃園市多位議員則把613億基金借款和588億的集中支付專戶調度加進來,認為總計有1452億的負債。

鄭寶清認為,鄭文燦任內重大工程大撒幣、出紕漏、追加預算的「爛建設」情形層出不窮。示意圖:鄭寶清競辦提供

鄭寶清表示,儘管這兩者天差地別的負債數額說法都各有其依據,桃園市府是以公共債務法來計算負債,而市議員們則是用財政狀況及實際該還的債務去做統計而得出的論證結果。然而,不管是市府「偷天換日」玩文字遊戲調整名目,來刻意美化長短期債務數額,還是公共債務法的「基金自償性負債」的認定標準有所爭議而產生不同的認定結果,目前桃園市的財政實際狀況就是已經負債1452億。

 

鄭寶清進一步提到,因此,桃園市財政局長才會明白說出這近1500億的負債是「心裡的負債」,當建設需求產生收支缺口該弭平時,還是只能舉債處理,等同於間接承認這筆名義上並非「債務」的龐大金額,仍然是屬於市府的財政負擔,不能說因為沒有向銀行借貸這筆錢就因此不存在而不用償還這樣的債務。

 

鄭寶清認為,這是鄭文燦的搬空基金、美化帳面的「五鬼搬運」政治操作手法,想要混淆視聽的政治話術,只想讓人看到長短債的數字,而讓人看不到自償性負債與調借款的真實數字,是這兩年大量調借,用調借款來打消長短債,來粉飾太平,來掩蓋真實負債成長率相當驚人的政治真相。鄭寶清反問,「否則為什麼桃園市政府往年的調借金額大多是200億左右,今年就變成高達588億,統籌分配款才236億,中間就落差就有352億,最後不是很可能要舉債支應嗎?」

 

鄭寶清指出,難怪桃園市多位議員質詢鄭文燦時便指出,桃園的財政狀況是從身體很健康變成要插管急救。外界也一直誤以為這是桃園這幾年因為要負擔鐵路地下化與捷運興建,而必然要面對這近1500億財政負擔的負債成長率驚人的結果。然而,真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鄭寶清說明,鐵路地下化工程費至今只付了4億3600萬,僅占247億的1.7%,剩下98.3%給下任市長扛,綠捷也大概工程進度四成多,也還有至少300多億的工程要付款,再加上棕捷才在今年5月因改成中運量而送交通部審查、等待行政院核定等等建設需要與花費,按照審計報告預估去年的計算,未來桃園市府需自籌的5年內建設支出經費就高達1716億,這還不包括原物料上漲的營造工程物價指數變動的可能多要付出的經費支出,而這與上述近 1500億的實質財政負擔根本完全無關。鄭寶清質疑,「難道這是鄭文燦市長輕描淡寫說『桃園的財政不需要插管急救』,就可自欺欺人嗎?」

 

鄭寶清認為,鄭文燦任內重大工程大撒幣、出紕漏、追加預算的「爛建設」情形層出不窮,老百姓的納稅血汗錢被浪費、糟蹋的現象早已屢見不鮮,而就連「偷天換日」、「五鬼搬運」的債留子孫,真實負債財政負擔的數字都還在騙人,還在想要用政治話術來「瞞天過海」,以藉此營造「施政滿意度」的隱藏真相。鄭寶清質疑,「這不是既可怕又可惡的暗黑帝國共犯結構?那真的還能說什麼呢?」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