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學】靜夜情懷

作者/雲林縣永年中學 陳建均

 

當夕陽辭樹,暝色上窗,虛浮的墨在無垠的蒼穹翻湧奔騰;灼熱的星斗,如細碎的流沙斜躺成一條流淌的河,閃爍在闃黑的天幕;銀白的月暈,是澄澈的柔波,在河上蕩漾,也在每一個望著月夜的明眸中泛起漣漪,勾起方寸中的一絲情懷,於脈脈思緒中流動不息,久久難消。

寧靜的夜,勾動思緒,讓人方寸波動,久久不能自已。 圖:張憲儒提供

我醉心於每個靜謐的長夜,望向高懸的孤月,在空無一人的街道,周身默默的沉靜下來。坐在木質書桌前,時間如同緩慢移動的流沙,一步步吞噬孤寂的靈魂。打開暖黃色的檯燈,執筆為杖,漫步於白綠相間的稿紙上;秉燭夜遊,流連於文字的花園裡。這樣的夜晚,彷彿與喧囂的塵世隔絕,平日裡的烏煙瘴氣,此刻煙消雲散,這裡是一片淨土,而我在其中短暫的喘息。把自己倘佯在一片空曠無人的創作花海中,任憑文字在紙上開成朵朵明媚;把自己浸潤在一泓澄澈的清水裡,使所有的思緒在紙上漫延擴散。此刻只有月夜與我相伴,卻一點也不覺孤寂,反而是一種偌大的充實盈滿心頭,這即是靜夜才有的美麗景緻。

 

我欲仿效蘇軾「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而寫作便是我的江海,我欲逃離凡俗,欲把生命寄託於此。每個筆鋒下,都是我難以言說的情懷,有喜亦有悲,是我所有情感的歸宿。「在白天時對什麼都不動感情是極為容易的,在夜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寧靜的夜無疑時時刻刻刺激著情絲的分泌和方寸的波動,有時融化悲傷、有時點燃憤慨、有時更撕扯著人類脆弱的自尊。白日裡一切的偽裝、防備,在午夜時分無所遁形,卸下了一切的我們,即使感到撕裂般的疼痛;即使深知自己不過是一個個孤獨的瞬息,卻仍就渴望長久的留下些什麼。在無邊無際的月夜面前,人們顯得多麼赤裸?而夜只是一言不發,在這靜夜的美景下,輕擁我們入懷。

 

雜沓紛擾的人世間,坑穴荊棘充塞於道,坎檻蒺藜無所不在,於是人們不斷奔波、不斷逃離,卻仍覓不得一處世外桃源。然而眾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如如不動且永恆的夜就在燈火闌珊處,展開雙臂,引領我們回歸天地,人們在白日裡所受的傷痛,總在靜夜中獲得療癒。我鍾情於寫作,放懷於月夜,在轉瞬即逝的月夜裡,築一方城池、安一世盛夏,創造屬於自己的天地,在靜夜的美景中,靈魂得所寄託。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