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 黑金?從警察局長的故事開始說

by 編輯部
  11:06
分享這篇新聞:

文 / 蘇天從
十幾年前,個人在北部一個狀似黑白兩道水乳交融的縣市任職,但黑白分明,黑道是不會現身白道的場合,就算透過選舉漂白,棄草鞋就皮鞋後反而更依法行事、尊重體制。後來奉派至中部某單位,有一民力大隊長交接,新舊任的大隊長兩人都是砂石大亨的夫人,辦了百桌宴客、熱鬧非凡,比知名社團交接還要風光。

 

想要功名的莘莘官員,究竟要去破案拼績效,還是去摺蓮花。示意圖:資料照

 

有一個引發選舉風暴的中部「更生人」,帶著一群「秘書」自坐一桌,隨司儀唱名上台頒發匾額,下台後不用招呼就直接坐到縣太爺的主桌,引起一陣騷動與側目,在座的警察局長只好在次日主管會報表明:

 

「大隊長是縣長遴聘的、那個人不是我邀的,我們只負責做好志工訓練,能為我們所用就可以,至於志工幹部則盡量保持辦公室公誼…」

 

難怪當時有一位議員質詢:議員一堆卡輸砂石一堆。原來中部與北部落差這麼大,早就黑白不論了!這也難怪之後當地發生一對在異地再度共事的男女官員「昇華」了情誼被查獲,雙雙依內規重懲加拔官,可是女方的娘是名女人,找了高階民代,向局長施壓:「官不僅要復原職、衙門還要更大,否則預算別想過。」只差沒有要局長去跟人家洗門風道歉不該查辦。

 

這幾年的「有樣看樣、沒樣自己想」,全台都一樣了!有一院轄市的局長保薦二名績優分局長升縣市局長,未料所發表的新局長竟然都不是局長所保薦,卻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成果。想要功名的莘莘官員,究竟要去破案拼績效?還是去摺蓮花?還有人要聽局長的嗎?

 

個人年年報名參加符合資格的甄選,期待能離家近點,但年年列冊候用,候用書都成疊了,這麼多年來曾被派過嗎?前年一位長官愷切的跟我講,你一定要找人去講,而且要找對人,不去找人是萬萬不可能有機會。但讀聖賢書所為何事?威武不能屈爾!

 

現在大家都在究責黑金,黑金絕不是位卑權輕的基層能引進,有權有勢之人,在想資金挹助、廣吸選票,在不經意間就引進了。一但給這些人管事、嚐到權力的滋味,他們的附著性恰如處子好做、寡婦難為。

 

天下大亂、情勢大好,就可混水摸魚、上下其手,大家都來喬警察人事,但積重難返,等到有一天大家只知道「年選」不知雍正,「年選」上來的這些人都去順從體制外的人,而不是國家的名器,這個國家就危險了!

 

作者:蘇天從 / 現為公職人員,著有《百官行述》
本文為作者授權文章,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