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桃園文選】屏風山的高冷與溫柔

枝條一如微血管,想像多一點,美就多一點。圖 : 陳文發攝
清晨的屏風山正靜悄悄地閉目養神,它以皎潔的明月為伴侶,以微弱的星光為群誼,因此更顯外貌的嚴肅與神秘;此時的咬人貓蜷伏於逶迤的曲徑兩側,無害的外表,使大意的人們苦不堪言;晶瑩的涼露,使帶刺的綠葉鋒芒盡現。遠遠佇立,便能聞得塔次基里溪款款述說著委婉的衷情,亂石愉悅地迎來滋潤,草木也高興地爭取涵養,谷間配置的一景一物,既爭奇又鬥豔,既和諧亦安然。
一路向上攀爬,對體力是很大的考驗,單攻者要多評估與練習。圖 : 陳文發攝
愛上帶有辣勁的屏風山頭,尤其來到高可薄天的陡上路段時,總會以嚴重的喘吁自問所為何來,是訓練嗎?還是自虐?是折磨嗎?還是享受?而當低雲盤旋於滴翠的蓊鬱森林時,雜緒盡被罥縛;當陽光勻抹於平坦的松針營地時,靈魂全遭釋放。一會兒是山羌悲鳴,一下子是彩鳥歡唱,一轉眼是煙雲橫陳,一瞬間是霞映澄塘。
單攻百岳,摸黑出發是常有的事。圖 : 陳文發攝
松針營地是很棒的露營天堂,自從去年一月十日開放住宿後,人潮絡繹不絕。圖 : 陳文發攝
微風在林裡閒逛,蝶兒於溪畔遊蕩,所有的植物皆依例循規,所有的動物也如常蹈矩,這是森林中的倫理,也是自然界的綱常,而我本不屬於此處,只能用耳靜靜地聽,用眼慢慢地看,再用心細細地品嚐。屏風山迎來了朝暾,也目送了夕色,端視著明月,以及迤邐一天的星斗;瑰偉而不顯擺,壯闊而不驕縱,是選擇單攻的聖品,也是兩天一夜的良伴,尤其在前後段新路線的開發以及木屋的建成之後,使得危險度降低,可看度提高,人潮竟因此而駢肩雜遝,絡繹不絕,瞬間從形單影隻的棄婦,成為炙手可熱的姑娘。
粗神木隨處可見,它是歷史,也是故事,令人敬畏。圖 : 洪翠燕提供
登頂屏風山有兩次涉溪,塔次基里溪如今名為立霧溪。圖 : 陳文發攝
如今,塔次基里溪的河水依然溫順地流淌著,啣雲的鐵杉依然強壯地矗立著,堅勁的劍竹依然盡責地守護著,山羌的悲鳴也依然代代地相傳著。爬山確實是一項耗能的行程,也是一項自虐的活動,但,既能強健體魄,又可滌凡蕩慮,因此在身體中、於心靈上,反而獲得了更大更多的反饋與滋養。
蓊鬱的森林,看起來很美,爬起來很累。圖 : 陳文發攝
咬人貓葉面有許多針刺,一旦碰到皮膚,癢痛難耐,水煮後卻可食用。圖 : 陳文發攝
2023.04.02.(屏風山單攻二刷)
屏風山海拔 3250 m(百岳排名第60)
總爬升高度 2030 m
總行走距離 13.87 km
「中橫四辣」指的是四座很硬的百岳,小辣羊頭山,中辣畢祿山,大辣屏風山,特辣白姑大山。圖 : 陳文發攝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