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桃園文選】南疆聖嶽北大武

林中的樹形彷彿正在跳舞的宮女,穿梭其間,快意無限。圖 : 陳文發攝

先為蟬聲,
繼之蟲聲,
再來鳥聲,
接著無聲,
無聲後以為山已沉睡,
剎那間竟罡風怒吼、暴雨咆哮,
高懸著恐怖,
廣告著危險,
說好的喜多麗雲海呢?
期待的三海大蔚觀呢?
想演哪齣就獻那齣,
大山的心中自有加減與乘除。

 

凌晨兩點起登,稜線上淒風苦雨,只能依靠經驗與頭燈緩步攀爬。圖 : 陳文發攝

走吧!
踏著愉悅的步伐;
走吧!
帶著敬畏的心情;
感受獵人咻咻的箭矢聲,
咀嚼歷史喃喃的嘲笑聲,
冷霧烹煮神秘的氛圍,
曲徑鋪排衝突的場面,
花香堅持散步於林間,
鳥唱自願翻落在耳邊,
莫問路還多遠,
精彩的故事仍在上演。

 
           

 

 
           
爬高山是體力的考驗,把它當成修行便不覺疲累了。圖 : 陳文發攝

金翼白眉前來問訊,
玉山杜鵑努力爭妍,
樹根遒勁憑你抓取,
裸塊罅隙恣你攀岩,
一履一喘吁,
一邁一迴旋,
峽谷始終認真地表情,
峭稜只懂專心地演艷,
寸心奔跑在好奇與感動之間。

 

 

目前玉山杜鵑開滿了北大武山山頭,非常熱鬧。圖 : 陳文發攝

登頂了!
竟白牆一片,
我已倒臥妳的懷裡,
恨不見傳說中妳最最美麗的容顏。

 

 

當兩樹在霧中情話時,必須小心翼翼地通過,切勿驚擾。圖 : 陳文發攝
我們從未征服過山,只曾躺在山的懷裡。圖 : 陳文發攝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