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副刊/離開校園後 我在做什麼?

要說離開校園,到底要算從師院畢業,還是從警專結訓呢?真要說在做什麼,我想是像剝洋蔥皮,一層一層地找到自己內心的渴望。

 

學生常說我樂觀!也許是年少時悲觀到底了,就會想出辦法。圖:余家欣提供
 
           

 

 
           

大學志願選填了師範學院,是我的目標與夢想,我自小就想成為一位老師。自師範學院畢業經過教育實習之後,並沒有應屆考上正式教師,當年教師缺額嚴重短缺,面對家人的期待與質疑,我實在沒有自信反駁,更沒有勇氣面對他們失望、否定的眼神,只想要趕緊找條出路擺脫他們的冷漠。當時的我還不夠強壯,在爸爸的建議下,違背了自己的內心,報考公務人員考試,泡在圖書館三個月,通過了警察特考,成為準公務員。進到警專受訓十個月,頭一個月真的是苦不堪言,躲在被窩裡偷偷掉眼淚,不過也可以理解為什麼男生總是對當兵新生訓練的話題樂此不疲,因為真的太苦、太無聊了!每次回味起來,對於當時每天對自己精神喊話,堅持完成訓練,並且苦中作樂的自己多了些讚賞。

 
           

 

結訓後下單位,畢竟在十幾年前,剛開始倡導男女平權,女警的比例仍是少數,受到了許多「特別的關注」。在單位裡,即便我們在執行勤務上要求自己跟上標準,仍會不斷被強調、放大我們是女性的特殊性,我們的認真成為部分同事茶餘飯後的話題,我們盡可能不要太突出,減少在同事間的存在感。在算是高薪但保守封閉的環境裡,我在家人的期待與自己想要的之間掙扎了將近三年,鬧了家庭革命,才順利辭職。當時,我二十八歲,若不離開,我知道再過兩年,我可能會像裡面許多同事一樣,因為家庭、經濟現實因素,再也無法離開;身為資深警官的父親無法諒解我的選擇,對他來說的「鐵飯碗」,對我而言,卻是燒得火紅的鐵板,我就像一條魚每日在鐵板上拚命掙扎。

 

在學校時,總有讀不完的書,但離開校園後,好像才真正讀懂書。圖:余家欣提供

 

離開校園後,我喜歡閱讀心靈方面的書籍,閱讀清單比較廣泛,不單只是激勵人心的心靈雞湯,包含:《秘密》、《零極限》、《被討厭的勇氣》以及《遇見未知的自己》等相關類型。因為成長環境,我自小表面順從,內心比較悲觀,什麼事情都往壞處想,做最壞的打算;透過不同作者對生活、環境、宇宙的想法與詮釋,打開了更多的眼界與思考角度,更試圖想要改變自己的性格,活得更自由自在。

 

離開警職後,我對於自我探索的好奇與日俱增,我在一間協助成人心靈成長、自我探索的公司裡,主要負責兒童、青少年的訓練課程,在五年期間,一邊歷經著公司的招生壓力、業績評比,另一邊探索自我,療癒童年創傷。而後當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選擇了此生最困難的職業——全職媽媽。

 

大自然是最好的文章,最棒的遊樂場,讓我們慢生活。圖:余家欣提供

 

在陪伴自己孩子長大的過程,體會到身為父母的幸福與不容易,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讓孩子留下了陰影。我帶著孩子旅行,用雙手、雙腳去認識這個世界,在他們上學前認真努力地陪伴,也在用另一個方式陪伴那個我心裡的女孩長大;當我全心全意繞著我的孩子轉,我也面臨身為全職媽媽很常遇到的問題——自我價值感低落。有一次晚餐時間,我正張羅著孩子們吃飯,女兒童言童語說:「媽媽,我以後要結婚,但我不要生小孩!」我驚訝且好奇地問:「為什麼呢?小孩很可愛啊!」只見她一副小大人地模樣說:「因為我要去旅行、要開冰淇淋店,我沒有時間照顧小孩啊!」當時我嚇了一跳,沒想到在她的心中,「媽媽」是忙到沒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因此,當老么出生後,雖然不確定自己想做什麼,仍然計畫回到職場;在我先生的一次朋友聚會中,因緣際會地遇到了大我二十屆的學長,此時的他已是位國小校長,在他的鼓勵與勸說下,我又回到了校園裡教書。可能是過往的人生閱歷較特殊,讓我對於教學、學生、家長溝通還稱得上得心應手,而我也真心覺得和學生在一起非常地快樂,在每一次相處中,種下相信與善良的種子,靜待有一天能萌芽。

 

在國小代課第二年,我又重拾書本,這一次,我不是為了符合任何人的期待,是為了自己最初的目標與夢想,在許多老師與朋友的鼓勵跟幫助下,順利考上了正式老師。我父親直至今日,仍滿是遺憾,不斷地說:「如果你當初不離職,月薪就是現在的兩倍以上!」「看看你同期的同學,再十五年就可以準備退休,誰像你傻得重新開始!」也許吧,誰知道呢?我深信的是「人生沒有白走的路、白看的風景」,總要嘗試過才知道,所有的過往都會成為我的養分,讓我成為更好的自己。

 

作者:余家欣

埋首文書與教學的國小特教教師。

努力從狼狽邁向優雅的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