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海天遊蹤——內姆魯特山人頭石像,飛安卡拉(下)

by 副刊編輯

全世界第三大的水壩Ataturk Baraji。圖:陳嘉英提供

科馬吉尼王國是亞歷山大大帝帝國瓦解後,將領各自為王所成立的王國之一。安提奧克斯一世時國家強盛,波斯、雅美尼亞人和平共處,子民生活無虞。隨著1881-1947年德國、美國考古學家因緣際會的探索,發現幾塊敘說建立王朝始末的希臘石碑、目前仍可使用的羅馬古橋,前有科林式石柱。老鷹之墳是女性皇族陵寢,東側石柱下是皇后、公主、孫女葬身之地。然而繼發現遺址內有墓穴、洞穴、石碑和銘文之後,考古學家順水道、100–150米地道探勘,卻一直無法再深入找到安提奧克斯一世的陵墓,是以它與哥貝克力巨石陣(Göbekli Tepe),同為土耳其東部三大謎團之一。

 

傳說西元一世紀羅馬帝國攻占科瑪吉尼時,曾發現上千人如鬼魅般從地底出沒,這是人頭山上的神祇顯靈嗎?是不忍死去的安提奧克斯亡魂嗎?想起那個嘆不如歸去的杜宇,卻只能遙望蜀地子民在他創造的生平國度,而無法復返;想起怨魂化為杜鵑鳥的望帝,期待以轉形化有限為永恆,使意志得以無限延伸的執著。

 

石礫曲路旁的波斯神像浮雕。圖:陳嘉英提供

山高天近,選擇來如此遠離塵世的地方建立王國,死後選擇歸葬於最高之處,是因為可以望盡天涯,眷顧子民嗎?還是只有與神一樣無盡無絕的法力,才能同蒼天后土永恆不朽,以眼前石頭的靈魂諭示科技領導的後現代藝術人文方是磐石。

 

此時,走在石礫曲路的每一步都踩在千萬年歷史之上,火山岩巨石浮雕倒於一旁,是波斯遺跡,碎落的石塊記憶裡有羅馬史詩,山腳有很多庫爾德人定居,聽說舊石器時代的岩畫在這裡出土。

 

死生如一、輪迴轉世和風水的觀念形成富人蓋大墓,帝王生前築皇陵的作為。我們無法知道居於天下之巔的王者,是否畏懼死神,是否視死如歸坦然自若,但可查可知的是秦始皇信神修煉,派遣人出海求仙尋藥、漢文帝不問蒼生問鬼神,武帝求仙入海求「蓬萊」訪不老。試圖以種種象徵神化自我的安提奧克斯,必然也出於知長生不可得,遂以建築地下皇殿維護尊貴的驕傲。

 

安提奧克斯以堅硬的石頭抵擋風霜雪雨,卻抵不住天搖地動的震撼而崩落,埋入遺忘的廢墟,是天憐這乍起乍落的王室曾經安民樂土,所以儘管破碎,仍讓他石化的容顏在世人面前重現這「普世價值」?

 

秦始皇陵地下軍團經歷二千多年沈睡,在乍見天日之際顏色遁失,一如那短暫的帝國。一統六國登華建城,鞭笞天下寄望千秋萬世的秦始皇知道護衛的兵馬俑被公諸於世時,江山瞬間易主時,心裡想的是命運?還是十三歲即位,就開始修建死後宮殿,終敵不過仁義不施的詛咒。

 

西漢五陵、東漢帝陵、唐十八陵、宋六陵、明十三陵、成吉思汗陵⋯再豪華的陵墓都無法庇佑永世,死亡,是人人平等的事實。不過幸而陵墓及豐富的陪葬,見證了時代,留下歷史文明的精彩榮光。

 

酥脆的烤魚與前菜,令人食慾舞動。圖:陳嘉英提供

歸途亦是二個小時的車程,只是不再如來時的茫然,而是翻滾無限震撼。這是讓人穿越時空的國度,古老,在土地下,歷史,在地面上。連路過的潭水,竟是全世界第三大的水壩Ataturk Baraji,水庫橫跨三省… 2018年水位降低10-15米時在卡赫塔區發現舊石器時代的岩畫!

 

午餐在公園裡的餐廳,前菜五顏六色,食慾舞動,烤魚酥脆,以牛奶、奶酪,麵粉拉絲做的卡達耶夫,甜膩,搭配鬱金香杯熱紅茶,恰到好處。這是土耳其人的日常,我們的饗宴,更興奮的是花園裡聚餐的當地人爭相拍照,邀請入座,如此天真浪漫的人情,是美麗的相遇,幸福的餽贈!

 

告別馬拉蒂亞,在機場遇見帶貓咪回安卡拉的女子,貓奴貓媽貓迷又讓相遇變成一見如故的歡喜!

 

作者:陳嘉英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閱讀教學課程講師、景美女中語文資優班教師及召集人、曾獲台北市特殊優良教師與台灣省師鐸獎。

 

著作:《課堂外的風景》(與陳智弘合著)、《凝視古典美學:高中古文鑑賞篇》、《寫作力》、《打造閱讀的鷹架:教你如何閱讀》、《閱讀力:三招教你破解閱讀密碼,強化競爭力》、《從世界名著經典出發,提升你的人文閱讀素養》、《第一本教你寫好學測國寫的作文書──議題導向的閱讀與寫作》等。

 

分享這篇新聞: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