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挑戰綠營立院幹事長 牛煦庭批對手在選區不幹事

by 記者吳詠平
09:00
分享這篇新聞:

隨著2024總統暨立委大選越來越接近,國、民兩黨正副總統候選人也多次來桃園拉抬黨籍提名立委,選舉逐步加溫,《桃園電子報》專訪國民黨提名在桃園市第一選區參選立委的市議員牛煦庭,他細談了自己參選動機、為何回國民黨、對詹江村的看法、如何挑戰民進黨籍現任立委鄭運鵬。

牛煦庭(左)分享投入立委選戰的機緣。圖:劉康彣攝

角逐桃園第1選區立委 「公民小夜市」貼近選民
談到什麼機緣下決定投入選舉,牛煦庭表示,就是看不下去,民進黨這幾年執政實在是荒腔走板,作為年輕世代感覺被詐騙,他的年紀剛好是太陽花世代,政治大學畢業。大家都說政大是黨校,不過他要跟大家講,太陽花是年輕世代的共同運動沒有分黨派、男女全部都上街頭,很多人會講那是民進黨操縱的意識形態、抗中、反服貿等等,其實那時大家的共識不是這樣,真正讓年輕人上街頭的原因是大家找不到未來,那個時代國民黨政府喪失跟基層溝通的能力,很多民生出問題,如22K、油電雙漲、房價高漲、頂新黑心油食安風暴、塑化劑等,很多小事件累積起來,到服貿快速審議黑箱問題才爆發出太陽花學運,所以他不覺得是意識形態主導,是執政跟公平正義喪失的問題。

陳文吉(左)、牛煦庭(右)參加黨內初選,爭取代表國民黨角逐桃園第一選區立委。圖:翻攝自臉書

牛煦庭指出,很會選舉的民進黨就順勢操作說要幫年輕人拚公平正義,當時年輕人認為該給民進黨機會,總統讓他們做、國會過半,完全執政連續兩屆,但走到現在,當初講的公平正義都是屁,就是遇到詐騙集團大家被騙8年,不僅油電雙漲、還分區供電品質越來越差,房價問題顯然沒有解決,年輕人永遠存不到那筆頭期款,大家乾脆躺平以對、「放棄治療」。物價一樣上漲,雞腿便當從65漲到135,雞腿越來越小隻、滷蛋一顆變半顆,什麼都在漲,可是薪水沒有漲,最近民進黨還很得意說60%年輕人不用繳稅,讓人不理解這怎麼會叫做政績,這難道不是顯示有60%年輕人的收入搆不到基本門檻。

牛煦庭挑戰現任立委鄭運鵬。圖:翻攝自臉書

牛煦庭表示,青年第一線問題依然存在,這跟民進黨當初承諾的公平正義顯然落差很大,升斗小民是苦哈哈,但皇親國戚發大財,以前大家都罵兩岸關係很好,便宜到買辦、便宜到財團,現在民進黨執政,賴勁麟19家公司董事長、口罩國家隊、疫苗國家隊、雞蛋國家隊、綠能國家隊、快篩國家隊,這是哪門子公平正義,年輕人還是找不到未來,民進黨已經做了8年還如此,難道不該被輪替嗎?牛煦庭認為,既然要拚他們這個世代的問題及挑戰,不能永遠只是抗議跟抱怨,而且現在抗議更難了,唯一有可能的方式就是透過選舉,與其假手他人不如親身入陣,所以不能再等,該選的時候就要挺身而出。

牛煦庭舉辦公民小夜市。圖:翻攝自臉書

牛煦庭兩次選桃園市議員都是以無黨籍參選,這次回國民黨,外界就有人講他是為了選立委才回國民黨。對此,牛煦庭表示,他兩屆都是以無黨籍當選市議員,在議會打仗該刪的預算、抓政府的弊案從不打折扣,他把這模式當作桃園政治第三勢力的實驗,這段時間也第三勢力有很好的從政機會,所以一直覺得無黨籍是很有出路的,他用親身作戰的經驗去實踐,第一次選舉成功,第二次結合了毛嘉慶、羅岳峰、戴兆華,在沒有組織動員、沒有陸戰、沒有政黨資源,純粹用政見,純理性的方式看看到底會開出怎麼樣的結果,如果還可以得到龜山最高票,他就會相信第三勢力只要條件夠好,就有機會挑戰立委的單一席次。

公民小夜市可貼近選民、聆聽基層聲音。圖:翻攝自臉書

然而,事實上開出來不如預期,雖然票數有成長,但吊車尾過關。牛煦庭認為,其中確實有侷限性,如果目標只是把這屆議員當完,保持無黨籍也可,可是如果要更進一步在國政上有話語權,就必須要通過立委的考驗,須務實的思考要怎麼打贏這場選戰,該結合的勢力就該結合,當然從中間選民的角度看,這確是一種政治上的妥協。

牛煦庭表示,過去在議會時很多政治決策時都有考慮過國民黨的立場,第二次選議員時國民黨就希望他歸隊,這點他是很感謝的,當時沒有答應一方面是希望嘗試第三勢力的可能性,再者是考慮國民黨的席次,以去年選舉時的氛圍,如果回國民黨他預期會非常輕鬆,但也恐怕會吸納太多票反讓龜山國民黨另一席出問題,這是務實的考量,所以那時跟國民黨是有默契的,還是讓他以無黨籍來選,國民黨自己全力拉抬提名的兩人,如果跑位得宜,藍軍會有三席也不是不可能。去年選舉他還辦了「市政擂台」,架好舞台邀請三黨市長候選人直接面對選人,其中詢問的許多題目都是民進黨沒有做好的地方,所以後來民進黨候選人鄭運鵬根本不敢來辯論,現場就放了鄭運鵬缺席的立牌展示給龜山人看,某程度也是發揮了無黨籍的功能幫了國民黨候選人。

今年初決定爭取國民黨桃園第一選區立委提名時,市議員詹江村也想選,且對提名機制很有意見,在臉書上發了許多「看法」。最終詹江村還是沒有登記參選。牛煦庭認為,政黨對外就是打團體戰,每個人在各自政黨裡都有一定的位置分工合作,總有人要臉畫黑,詹江村前一段時間就擔負了這樣的角色,有一定的功勞。過去在一些選舉的提名上,對詹江村而言有一定的委屈,這大家都理解,那時候回來可以知道國民黨希望年輕化,不過那時也跟國民黨講得很清楚,希望有初選,如果是徵召、指定,這會讓那些長期以來認真跑位的人心有不甘,最後由他和21全黨代表陳文吉一起參加初選爭取提名。陳文吉有陳氏宗親的支持,長年以來在桃園區大檜溪經營也跑得非常勤,其實最後民調結果差距不大,牛煦庭只有些微領先而已。黨部沒有公布明確數據,是為了黨內和諧,這讓他很感謝陳文吉手下留情。

另外,蘆竹區前議員褚春來是政治前輩,他提攜後進接班成功,在藍軍裡立了很好的典範,難道蘆竹鄉親不希望有自己有一席立委嗎?牛煦庭相信當然會,這次初選有人沒有去登記、有人一起競爭,他都非常感謝,對於沒去登記的,包含詹江村在內,都是對他的成全,讓他銘感在心,即便詹江村在臉書上對他有許多指控,相信是有一定的委屈,現在既然已經提名也登記了代表國民黨參選,其實就該一致對外,在黨內互相鬥嘴,對彼此都不好,也沒有意義,只會便宜了鄭運鵬。在登記截止前就很多人問過他對詹江村的看法,當時就跟大家說,他相信詹江村的政治智慧,會做理性的判斷。因此,他要再次感謝詹江村的成全。

牛煦庭要挑戰的對手鄭運鵬,是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才選過桃園市長,挑戰這樣有長期從政背景的人,是否會有壓力?牛煦庭表示,一開始大家都不看好他,不過他在基層跑所看到的一些東西,跟從政治大盤推估的不太一樣。鄭運鵬的弱點是對選區的疏於經營,對地方建設漠不關心,地方很多人對這是有意見的,當黨團幹事長當然很好,前提是要照顧好選區,幹事長真的很忙,但大家同時間看到的鄭運鵬卻是在看漫畫、玩鋼彈、玩手遊,如果你是第一選區的選民會怎麼想?

牛煦庭表示,他在蘆竹地方的經營很早就啟動,加上地方前輩的幫忙成全禮讓,他在蘆竹中間選民的支持度一直都不錯,不會比鄭運鵬差,唯一落後的就是知名度,在龜山沒問題,但在大檜溪、蘆竹落後一大截,所以一開始民調當然不會好,為了彌補這塊,他從五月開始地方瘋狂的跑地方,當知名度上來後,支持度也跟著提升,在民調數字上的顯示就是爆衝。因此,他對目前自己的選舉節奏是相當有把握的。至於前段時間「藍白合」還沒有結論的時候,原本也打算在這時候議題上做攻防,但全國這一題都還沒定,貿然出手效果不見得好,所以換個思維,跑好地方為後面做準備。其實,藍白合不合,他沒有很擔心,當然大家會認為藍白分對總統大選不好,不過他很清楚民眾黨總統參選人柯文哲的支持主體年輕人跟他年紀差不多,他們之前絕大部分是太陽花世代,是支持民進黨,被民進黨政治詐騙,就不可能再支持民進黨,但他們之前曾上街頭反國民黨的,現在要他們回過頭來支持國民黨,有相當困難,這是柯文哲的基本盤立基。而這對國民黨就是絕對不利嗎?其實也不盡然,國民黨要年輕化,需要一段時間才有辦法轉變過來,所以讓柯文哲去吸納也沒有什麼不好,這段時間就是努力宣傳「侯康配」的政見,長期下來還是會有機會的,因為民進黨實在做的太爛。

牛煦庭兩次市議員選舉,都辦了近幾十場的街頭演講「公民小夜市」,這是其他議員中所沒有的。牛煦庭提到,這與選民的溝通是很好的,第一次在龜山辦了一百場,會想到用這模式,是當時真的沒有什麼行程好跑,雖然可能比較有創意,但其實是沒有背離選舉的本質,他指出,選舉本質不外乎三件事,就是文宣、看板、演講會,在龜山選議員時用這模式拉到很多中間選票,所以他常跟大家講,「我是人民栽培的民意代表!」

牛煦庭談到,他是在2016年國民黨選舉大敗時加入國民黨,會在那時候選擇國民黨的,基本上都是打赤腳的,以無黨籍參選是個機緣,但也都是沒有任何資源背景,用「公民小夜市」的方式選舉,盡量貼近人民,而且辦了很多場,以量取勝,幾乎每天晚上都有。第2次選時少一些將近50場,是做成果發表向選民報告過去4年做了什麼。這次立委選舉,截至專訪當天,他已經辦了45場,目標是80場。此次演講的區域大部分放在蘆竹跟大檜溪,因為龜山人很清楚他選舉的調性跟模式,兩地來參與過的民眾都覺得新鮮,整個過程也不是他一個人一直在講,還有一些當地印象的影片,這是他的對當地的誠意,至少表示有在做研究、對地方是了解的,同時還有檢討民進黨執政的短片。來的民眾都滿理性的,演講會也開放民眾提問與民眾互動,題目內容就五花八門,有人問他結婚沒、也有人趁機陳情開「功課」給他,這都很有意義,就是要聽基層的聲音。

為公車司機缺工提解方 掀開桃園千億負債真相
牛煦庭舉辦「公民小夜市」與選民交流時,有很多民眾反映公車班次不夠、大眾運輸的問題,這也是他這次選舉主打的議題之一。他多次在議會中建議桃園市政府成立公共運輸處,提升桃園大眾運輸系統能量。牛煦庭表示,桃園第一選區與雙北很近,城際運輸很重要,市府雖然沒有成立公共運輸處,但交通局公共運輸科人力增加很多,而且市長張善政這一年大幅增加對公車的預算。他回憶自己當議員的一年,2018年時桃市府的公車預算是3億8千萬,台北市是30幾億,差了快十倍,到去年桃市已成長到9億8千萬。今年因為有1200月票,再加上20公里公車免費補貼,預算編了30億,總算追上雙北的水準。他指出,當初倡議成立公共運輸處,就是要增加預算、員額,現在已經做到,那麼有沒有成立就沒那麼重要。

牛煦庭表示,桃園第一選區與雙北很近,城際運輸很重要。圖:翻攝自臉書

不過,牛煦庭也提到,這增加的預算大部分是在補貼票價差額,沒有解決業者營運的困難,有的業者減少營運路線、司機離職缺工,造成現況「有票沒車」的情形,雖然在市議會都有質詢過,但要從根本解決,他認為還是要到中央由交通部辦專案預算。他直言,「交通部花2百億全台灣公車運輸就有救了。」可是民進黨政府寧願花2百億搞數位發展部,也不願意弄好大眾運輸。2百億對中央政府預算市九牛一毛,可以解決業者營運困境、幫公車司機加薪,業者才會重新有願意增加投資,加上土地活化增加公車站,路線、路網就會完整。

牛煦庭認為,桃園需要有能力的立委讓中央如期撥下經費,減輕桃園市府的負擔,建設才不會跳票。圖:翻攝自臉書

關於公車司機人力荒部分,牛煦庭表示,他做過調查,以前公車司機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到10萬,大部分是超時加班,有人一天開12個小時,久而久之過勞、健康出狀況,發生心肌梗塞、腦溢血等,造成公共安全問題。所以當初一例一休修法時,特別針對這塊,限制客運業者對司機的加班時數,司機工時的確有降下來,相對收入也變少了,只有5萬多。在保護勞工立場上當然是好的,但家裡的貸款、小孩學費不夠付怎麼辦?於是司機專行做外送、開Uber,一樣操自己10幾個小時,收入7、8萬,讓家裡夠用,但這依然沒有解決司機過勞的問題,所以中央補貼業者,可以要求30%是對司機補貼加薪,也就是加薪不加班。再者,前段時間疫情關係搭乘人數更少,業者開一班車虧一班車,當然不願意投資甚至減班,因此中央的補貼解決業者的困境,才能真正目前大眾運輸問題。

最近議會兩個會期,牛煦庭把桃市府實質負債1千多億的問題點出來,也讓人印象深刻。牛煦庭說明,一個政府的總體財務負擔,有所謂的法定負債跟基金負債,去年他算過桃園的法定負債大概3百多億,而基金負債7百多億,前市長鄭文燦在面對詢問時,就只講法定負債,說從4百多億減到3百多億,減債有成,完全不提基金負債。此外,還有基金調借,也就是如果基金裡面有現金,可以先挪用去做其他的事,如教育發展基金、停管基金等,基金自己要用時,如要蓋學校、要蓋停車場,原本調借基金的錢再挪回來。鄭文燦時期市府把基金的現金流4百多億幾乎全數挪光,監察院的數字是99.68%,把可以用的都用完了,那時他就問財政局長如果挪不回來怎麼辦?財政局長回答是舉債,所以最後還是市府的財政負擔,所以把前面幾個數字加起來,桃園市府實質負債超過一千四百億,數字公布後引起譁然。

牛煦庭表示,其實也不意外,他當議員審預算那麼多年,桃園市政府每年財務都短絀,也就是收入不夠支出,每年越短越多,負債怎麼會變少?只是把債藏在哪裡而已,桃市府106年利息支出9千5百多萬,到111年時是3億6千多萬,3億6千萬都可以蓋一個學校了,反過來推如果沒有1千多億債務幹麻要付3億的利息?他會關注桃園財政問題,是認為市民有知的權利,各級政府必須施政透明、財政透明,不要債留子孫。當然,建設要花錢,但錢不要用在一次性活動,只要用的合理,大家都可以接受,只有強力監督把問題點出來,有人在注意了,各級政府才會緊張用錢、才會小心,這也是他選立委的重要理由。桃園財政負擔越來越重,鄭文燦任內開的支票要兌現,接下來幾年桃市府要花1千6百多億,總經費則是7千多億,目前說是中央補助,如果中央沒有了解這問題又有能力的立委讓中央如期撥下經費,減輕桃園市府的負擔,桃園的建設不是遲到就是跳票,屆時民進黨又不知道會把責任推諉給誰。

不滿龜山、蘆竹2電廠擴建 盼進國會撥亂反正
牛煦庭從上屆議員開始就一直關注在桃園市內的電廠機組擴增的問題。牛煦庭表示,最近在觀音的三家的SRF固態再生燃料電廠地方是強烈反對,前兩家核准時大家還搞不太清楚,到去(111)年12月前市長鄭文燦已經是在看守政府狀態,又核准第三家,地方才驚覺,之前無黨籍市議員候選人戴兆華在2020年就曾說過「觀音以後會有三個焚化爐」,現在大家仔細研究後,還真發現這些打著電廠名號的廠家,其實就是焚化爐的遮羞布。牛煦庭指出,國外固態燃料目的在分擔燃煤電廠煤炭的使用,是直接送到電廠燃燒,這才是SRF的初衷,從沒有像台灣這樣單獨蓋個廠房來燒。他批評,台灣的公共政策決策到底是有多糟糕?原本桃園市政府沒有同意,可是在經濟部長王美花的大力推薦下,讓市府開綠燈。

桃園一共有14座各式各樣火力發電機組。圖:翻攝自臉書

牛煦庭表示,桃園本來就是環境負載最沉重的地方,是產業重鎮,桃園可以發展,是工業帶動就業人口大量移入,這是桃園的本質,桃園為了台灣經濟承擔非常多,桃園一共有14座各式各樣火力發電機組,燃油、燃氣、汽電共生都有,把桃園團團包圍,包含海湖電廠、國光電廠、大潭電廠、大園汽電共生、華亞汽電共生、煉油廠汽電共生、南亞、義芳、正隆、林口火力、欣桃等,全部是火力機組,所以桃園的空氣品質怎麼會好?桃園的雨也是全國最酸。桃園是流動的移民城市,很多人來桃園就是來上班,沒有心思關注公共事務,也沒有很強的城市認同感,就被民進黨軟土深掘,就欺負桃園人不講話、太安靜,把這麼多電廠蓋在桃園。

海湖長生、龜山國光兩個電廠同時要擴建。圖:翻攝自臉書

牛煦庭表示,最近海湖長生、龜山國光兩個電廠同時要擴建,一個從90萬變成200萬千瓦、一個從48萬到168萬千瓦。他質疑,「大家都要跟大潭看齊是嗎?」當初民進黨廢核要在深澳蓋電廠,後來因為蘇貞昌要選舉,賴清德就停蓋,改在大潭電廠擴增機組,這就是桃園被欺負最好的證明,所以他要問鄭文燦當時在幹什麼,因為蘇貞昌選情告急,鄭文燦選情穩就扛大潭,這樣不是賣鄉賊嗎?新北核電廠退役、深澳電廠不建,整個新北火力電廠只有林口火力電廠,更不要說台北市根本沒有電廠,憑什麼環境的傷害都要桃園來承受。大潭電廠發電佔全台灣20%幾,北部電力大潭供一半,很多人反對中油天然氣第三接收站,不僅是因為藻礁,因為大家知道三接過後就是電廠擴增機組,2021年公投過後核四不重啟,現在擺明了就是國光、長生擴建,就是因為桃園不說話太安靜嗎?這些只有自己人到國會撥亂反正,才能捍衛桃園人的權益,現任立委鄭運鵬他不是桃園人,所以選區電廠擴建他沒有意見,這幹事長只幫民進黨幹好事、幫新潮流幹好事,在選區不幹事。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

Adblock Detected

Please support us by disabling your AdBlocker extension from your browsers for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