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過後解決台灣問題 時機即將成熟 ?

by 獨家報導
  10:04
分享這篇新聞:

今年是世界局勢激烈動盪的一年,也是西方社會大選最多的一年。美國大選,俄羅斯大選,具有近顛覆性的作用。歐洲與拉美各政治力量的拉鋸,使其未來的大選充滿極端主義,包括受世界格局動盪引發的,韓國尹錫悅政府可能倒台,引發韓國大選,巴以衝突下,以色列國內反戰情緒高漲帶來的,執政的利庫德集團可能發生的垮台,以及這些大選結果對擊美國政治的激烈衝擊。

台灣自喻為東亞民主自由選舉的「模範生」,自我定位為—西方民主社會「重要的一員」。1月13日,台灣大選結果,民進黨雖然贏得總統選舉,卻輸了立院多數席次,對於這樣的結果,世界如何看?台灣內外的關注點,又有什麼不同?

先看一下大背景。受巴以衝突外溢的影響,美國在亞太地區加緊推行戰爭邊緣政。與此同時,中美激烈博弈,中國地區影響力上升,美國外交和其軍事動向顯示,美國不能接受這種局面。於是,中美之間的競爭與對抗關係,中美軍事安全領域的對話能否繼續,雙邊關係能否回檔,中美是否可就防止「第四次台海危機」進行軍事溝通,避免地區衝突,成為這次台灣大選重要的國際背景,台灣大選的結果,也因此受到台灣內外部的高度關注。

在選舉結果出爐之後,回顧一下,台灣內外對大選的關注點是不同的。對比之後,可發現差異巨大。

台灣內部對大選的關注,顯得「老調重談」。選前悲觀人士認為,如果國民黨敗選,藍營將出現大分裂,國民黨可能從此被「人間蒸發」。樂觀者認為,國民黨如果勝選,兩岸關係和台灣經濟將出現好轉。民進黨如果勝選,兩岸關係將出現重大變動。以及大陸將加快武統台灣等。

回首台灣選舉活動,是開始變形,還是走過了頭?台灣這次大選,有什麼不同於以往的特徵?

其一,選舉溫吞吞,圍繞熱點打圈圈

民主選舉有兩個主要議程,一是通過選舉活動的組織,宣傳並告訴投票人,介紹有關候選人的背景及政見,第二是選民通過候選人的政黨辯論,充分瞭解各政黨的政治立場和動向,形成判斷後,投票人去投票。這兩個過程,是民主選舉必須滿足的條件,也是評估選舉結果的標準。

從這次台灣大選舉行的競選活動看,各候選人的政黨政綱的表述,有失衡,與現實脫節之感。民進黨的執政政績,國民黨,民眾黨究竟對民進黨執政有哪些不滿,都是囫圇吞棗,含糊其辭。

台灣的民主自由,與當前亞太地緣政治,區域經濟合作,地區產業鏈重建等,包括台灣的國際空間問題等,都諱莫如深。此外,政見表達,前後失衡。如民進黨內兩條路線之爭,新潮流過去的中間路線是否回復,民進黨對緩和兩岸關係的試探性表述等,最終突然以蔡英文元旦賀詞的:九二共識是大陸對台灣的威脅,而終結,形成前民進黨主席與後民進黨主席的「雙獨結構」。

再有,房地產、租戶租金,這些雞毛蒜皮,居然成為後期選戰辯論的主打。民進黨和國民黨的高層對此磨磨蹭蹭,還是在等待什麼?難怪台灣內部有人士指出,此次大選不但勞民傷財,平淡無奇,還造成許多問題,產生負面影響。有人疑惑台灣大選走邪,有人認為台灣政治昏睡。對於台灣什麼樣的政治結構,有利於兩岸關係的平穩發展,有利於海峽周邊國家和地區人民的長期利益。無人問津。

其二,台灣內外部對這次大選的關注角度,大相徑庭

世界局勢動盪,周邊國家不安,擔心亞太地區有發生不同於烏克蘭模式的「代理人戰爭」的可能性。對美國在亞太的戰爭邊緣政策,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12月31日發表的《新年獻詞》中指出,一些規模較大的社會,如今已變得更加分裂和脆弱,這是因為他們在面對棘手的問題時,沒有對症下藥,有效處理,而是任憑利益集團相互博弈。領導人也將自身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他強調,新加坡沒有犯這樣的錯誤,新加坡也承擔不起這樣的後果。這樣的話,對照台灣大選結果,其目標指向美國十分清楚。

印尼智庫一份報告認為,台灣作為地區戰略熱點,選舉結果影響周邊(研究中美及台海關係的印尼學者菲迪卡),認為台灣大選結果,不僅是區域事務,而且具有超地域性,是「維持區域地緣政治和經濟平衡的支點」。報告指出,印尼必須認知到「理解及面對這場選舉的必要性」。

對印尼,台灣選舉不是一場遙遠的政治大戲,而是具有實際意義的重大事件(印尼智庫PARA Syndicate研究員,菲迪卡VirdikaRizky Utalma)「做為東南亞最大經濟體和東協主要參與者,印尼的利益包括維護地區穩定和確保經濟恢復力。」菲迪卡還指出,台海做為印太地區的戰略熱點,地緣政治上,台灣「選後任何形式的緊張局勢升級,都可能破壞該地區的穩定,進而影響印尼戰略目標」。強調印尼會將處理中美關係以及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並以此作為台灣大選後,印尼追求平衡外交政策的國家議題。

對台獨,民主與地區穩定的關係,印尼認為,「民進黨贏得選舉,將強化台灣民主,並加強與中國明顯區別的定位,這可能會加劇中美緊張關係」。印尼不但要為潛在的貿易中斷做好準備,而且要利用東協平台來實現區域穩定。而(中國)對區域權力有更廣泛的影響,特別是台灣政局變化,將會影響東協與中國的集體談判能力」。

印尼認為「台灣選舉的結果,可能重新定義印太地區的戰略樣貌。國際社會對這次台灣大選的地緣戰略風險的判斷, 與民進黨在台海進行的假糊塗,真挑釁,形成尖銳的對照。

三,中國人按照最符合中國人自己利益解決台灣問題的方式,時機越來越成熟

這是指,其一, 從趨勢看,民進黨的「雙獨組合」與戰略挑釁 ,就是將台灣的民主自由模式,與美國的戰爭利益進行捆綁,民進黨繼續掌權,海峽危險性將越來越高,涉及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戰略問題。 國際社會的關注,新加坡和印尼的反應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其二,民進黨的「雙獨結構」的內核已經形成。特點一是極端分裂勢力,企圖以民進黨一直保有的40%的基本盤作為與大陸對抗的基礎,二是民進黨認為依靠美日勢力的支援,可以分裂台灣社會。引發地區動盪,反過來要脅大陸。顯然,這樣只有加劇台獨分裂勢力的滅亡。

大陸國台辦已經公開表態,對台獨分裂勢力絕不縱容,明確警告,對「雙獨結構」,歪曲九二共識,歪曲大陸「脅迫台灣」,威脅台灣,絕不容忍。民進黨犧牲百姓利益,投入美國懷抱,將台灣的民主自由,轉換為美國利益。此路不通。

中國人喜歡從百年大局看問題。目前台灣需要的,是把握地緣政治的風險,處理好兩岸關係,看對市場,看準投資佈局,看準風口,為台灣的平穩發展,早日佈局。

對台灣大選的結果,應該這樣思考。就是中國人按照最符合中國人自己利益解決台灣問題,時機即將成熟。

(作者周忠菲為上海台灣研究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洞傳媒》國戰會論壇、《獨家報導》同步刊登)


更多《獨家報導》

免責聲明:本文為外稿合作單位授權刊登,如對內容有任何疑問,請向原作單位確認。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