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一段關於藍天白雲的記憶

by 副刊編輯
  21:33
分享這篇新聞:

天空湛藍澄澈,白雲團團簇聚。圖:繁華提供

好久之前時就說要帶爸爸去石門吃活魚。他說,去那一家不在大街上,不甚有名,但我們曾去過的,在較荒偏的巷子裡,滿好吃的那家。後來我們一直沒去,我並不知道他說的那家活魚餐廳究竟所指為何,也不清楚確切位置在哪。直到昨天,我們終於驅車前往石門水庫的方向。

愈接近可能的目的地,愈覺得迷惑,我們只能知道不是這些一下子就能找到,在路邊十分醒目且有些氣派的店,但究竟他說的是哪一家,完全沒頭緒,我甚至不記得什麼時候和他來過。他說:是和同事們嗎?我搖頭。是姐夫帶我們來的嗎?我再搖頭。

車子隨意的繞著,他刻意開往小路裡。一個轉彎,眼前一排老舊的活魚餐廳招牌,他開心說 : 就是最裡面這家。全家人下車,走進店裡,冷清陳舊,沒有其他客人。牆面斑駁,天花板有水漬暈染的痕跡。坐下後一對老夫婦熱心招呼,老伯伯操著外省口音,開朗的笑著,但小女孩還是因為頭頂的老舊電扇發出喀啦啦的聲響,而面露彆扭的表情。大女孩則憋住了笑。

他安頓好爸爸入坐後,喊我:走,去後面挑魚。我尾隨在後走進廚房,光線一下子暗了下來,潮濕的地面,空氣中瀰漫一股魚腥味。老婦人拿起網子在水池裡撈了一條魚,轉身問:這條好嗎?

這畫面……這場景……。回憶如同封在汽水瓶裡的氣泡,打開蓋子的一瞬間,氣泡全都湧流而出,來不及阻擋。我來過這裡,但,不是和他。

二十多年前,大二,二十歲不到的我,被一雙厚實的手牽著,來到著潮濕的廚房。「妳看,活魚是這裡現撈的。」這男孩有一張燦爛的笑臉。記得那天,我穿了一件淺藍的針織毛衣,開前襟的V字領裡搭上白襯衫。我怎麼會記得 ? 為什麼會想起 ? 那天,吃完活魚,在不起眼的店家外頭,他拉拉我的衣襟:「妳今天穿得藍天白雲。」我笑著不斷追問,什麼叫藍天白雲啊~是好還是不好~。二十歲不到的我,對愛情的理解只是在乎他說的每句話,把他說話時的每個表情都放進心裡……。湧流而出的氣泡已裝不回瓶子裡,我只能等它流盡。

用完餐後,他推爸爸的輪椅散步,我跟隨著。女孩們吵著要吃「把餔」,我說要讓我拍一張幸福的笑臉才准吃。她們拿著把餔舔舐著笑鬧著,遠方有一片大草原把我們引了過去。我陪女孩們在草地上丟飛盤,追逐泡泡。陽光好大,我瞇著眼看躲在樹蔭下陪爸爸的他,他則看著藍天白雲下的我們三個女生。大小女孩遠遠的向他揮揮手,他對她們喊著:「妳們的飛盤丟得比媽媽還好哪~~」

天空湛藍澄澈,白雲團團簇聚.但我只注意到閃爍在草原上的陽光,曬起來暖洋洋的。

作者:繁華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

Adblock Detected

Please support us by disabling your AdBlocker extension from your browsers for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