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副刊/對惡的扁平想像——《惡女》

《惡女》電影海報。圖:Catchplay

《惡女》由雙女主邵雨薇和林美秀相互角力延展劇情,海報上的標語是「聰明女生,上位守則」,電影確實展現了某種女性的「聰明」與「上位」成功,但對於「惡」的想像與思辨,顯得過於單一,劇本的扁平削弱了角色的立體度,是整部作品最可惜之處。

黃立美(邵雨薇飾)是一名外型姣好的新聞記者與主播,外人看來一切順風順水,事業愛情兩得意,真實卻是暗潮洶湧。立美和未婚夫林大為(曾少宗飾)的關係有許多隱忍的隔閡,如凌亂的屋子、親密關係不協調、父親時常隨意進出二人的房子干涉隱私等。而最讓立美衝擊的是,父親身邊突然出現的何秀蘭(林美秀飾),來路不明、形跡可疑,而且一出現就表示要和父親結婚,而後又被發現與三起命案有關,想當然爾,立美竭盡全力阻止父親成為下一起命案的受害者,和何秀蘭明裡暗裡的交鋒,拉開戲劇的張力。

電影中何秀蘭的原型為日本真實「木嶋佳苗連續騙婚殺人詐財事件」,多名非自然死亡的男子都在生前匯出大量現金給女方,引起了警方的懷疑。然而這樣一位遊走在多名男性之間、長袖善舞的女性,卻不是刻板印象中精緻、纖瘦的美女形象,反而少施脂粉、身材圓潤,於此「具吸引力」的女性形象鬆動,更引起眾人的好奇心。

雖然有聳動的社會事件為原型,演員也都在每個鏡頭用力演出,但觀影過程卻有種深深的疏離感,難以共情。最大的敗筆是人物的扁平化,一切都只是工具型角色,未婚夫、父親、檢察官、總統幕僚、辦案員警等,都只是為了服務黃立美的自我實現(證明何秀蘭是個邪惡殺人魔),看似凸顯女主角藉由自己的外在條件和交際手腕,在不同人身上獲取情報以達到目的,控訴媒體辦案的亂象。然而不夠嚴謹的設計(如檢察官存有重要證據卻留在家裡的電腦、偽造遺書等)卻讓立美的「惡」變成一場扮家家酒,不僅不可怕,反倒成就更高層級的政治操弄,變成其他「惡男」的棋子。而自始至終最神秘、令人好奇的何秀蘭,並沒有更多內心的剖析與說故事的話語權,理應更迷人的角色,隔了一層。

除了簡單演繹女性算計的過程,《惡女》並沒有以「惡」震撼觀眾,也許是擔心觀眾的接受程度,也或是一開始就沒有編排完整。在電影中,我們可以見到演員表演「惡」的能力,卻不見劇情對「惡」的完整勾勒,與其費心佈局與解謎,回歸到人性細節的思索,也許是更好的解方。

作者:季竺怡
IG「樂遊原(@leyou_yuan)」共同經營者。

相關新聞

即時新聞

 
      https://line.me/ti/p/b8R1VlTAIp     

頭條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