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19日 星期日

副刊/長相

小貓咪。圖:支離提供

台灣女生都好漂亮。小貓咪每次回台灣,都會震攝不已。奇怪地在同一時間感到身為家鄉一份子與有榮焉的驕傲和無地自容的悲傷。他時常在不同的場景裡不自覺地被吸引目光,於是停下腳步,環顧四周。於是天旋地轉,墜入那個享受欣賞、喜歡他人的美和毀滅自我並存的情懷。他總是驚嘆且迫不及待地告訴每一個他回國見到的朋友,分享一則大新聞似的:台灣女生好漂亮喔。手舞足蹈,牙牙學語的那樣。

小貓咪覺得自己是醜陋的,他確信這件事。看看照片就知道了,對吧。人家說鏡子裡的自己都是假的,人會找到自己好看的角度,放大自己的優點,對其他視而不見。雖然也有人說人會放大自己的缺點,尤其他總是被評論為一個妄自菲薄的人。Anyways,他真誠地厭惡自己的長相,像厭惡壞人那般強烈、那般絕對。

 
           
 
           

也許是容貌焦慮,身體臆形症。他決定做個測驗。你認為自己的外貌特徵如何?非常不好看。外貌特徵會讓你心情低落嗎?極度低落。外貌特徵對於定義「你是誰」很重要,你認同這句話嗎?極度認同。

不論想到自己的什麼,只要想到自己他總會先想到自己的臉。想到別人可能正看著自己那張不想被看到的臉,想到他們因為看見自己的不好看而皺皺眉頭,對自己感到反感了。想到這裡,他咬咬牙,低下頭。抿嘴,默默地向世界道歉。深呼一口氣。再深呼好幾口氣。他想到他比左眼多了幾層眼皮的右眼,唯一公認還算漂亮的眼睛,不對稱,多令人寒心。想到皮膚上近年來快速累積以前從未出現過的多處色素沉澱的疤痕—一定是,一定是,被加州的陽光曬的。還有水質,這裡的水質肯定不好。再想到他不盡人意的鼻樑,高度和角度皆然,和早該矯正的牙齒。左邊的門牙突出,嘴巴閉不好,讓本就不自在的微笑更顯僵硬。眼歪嘴斜,眼歪嘴斜。他想到,張馨潔的讓我們停留在口腔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啊,耳朵,有人說過她的耳朵好看,但耳朵大概不算在臉的一部分。眉毛,有人說她的眉毛好看。也有人說她戴口罩好看。他們不知道注意到那個右眼的眼皮沒有?

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他一度還相信了,決定為了不要每天起床都要因為想到自己難看的樣子而憂鬱、不要因害怕別人看到自己的臉而焦慮,而開始讀書。後來讀了一陣,才發現古人流傳下來的話不一定公平不總是公正。他想到還有一句話叫做相由心生。這句話是多麽傷人啊。

生得美的人過再怎麼糟的日子,仍然美麗地過。印象是怎麼襲來的都是令人可愛叫人垂憐的剪影。生得不好看的人再怎麼努力怎麼精彩,怎麼想起,都還是那張一眼望穿許多不如意許多缺點的瑕疵。其他什麼的,大部份時候,真的沒有誰在乎。沒有人會否定,長相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雅俗共賞,童叟無欺。白紙黑字的。就像我們都渴望上天贈與的禮物,被命定的才華。我們羨慕這樣的天份,為自己缺乏如此命運而羞愧,知道自己就是不值得,甚至不敢、也沒來得及質問為什麼。

假如不是現代、沒有文明,就不會有容貌焦慮嗎?覺得自己不好看而經常感覺低落真的是一種病症嗎?小貓咪很懷疑。沒辦法,只好先去戴牙套,雖然很貴,但是沒辦法。至於縫眼皮雷射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作者:支離
台北人,1998年生。

相關新聞

副刊/包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