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

【桃園文選】鯝魚洄游

每個人都有期盼與追求的人生目標,有些人希望成為達官顯貴,可以光宗耀祖;有些人希望富甲一方,可以不虞物用;有些人希望長命百歲,可以悠遊娑婆;有些人則希望孝子不匱,可以永錫爾類。我也有自己的人生目標,已經信任的就放心,已不重要的就放棄,已致苦惱的就放逐,已難改變的就放下。一旦切除了所有的夤緣,關閉了所有的攀附,心就容易安下,也因為不再眺望遠方,則更容易覺到目下渺小微物之美好。

荔枝椿象色彩鮮豔,造型怪特,是常見的昆蟲。圖 : 陳文發攝

今天前往礁溪龍潭湖,不是為了爬山,而是看看鯝魚返溯的盛況,每年端午前夕會有三波左右的洄游產卵,第一波已在幾天前完成了,第二波預估這幾天會出現,但今天並未得幸目睹,此乃緣分而難以強致,於是環湖一圈吧!至少可以尋幽訪勝、蒐奇撿怪,由於同行者有三位生態老師,資訊可以互相參酌,火力能夠彼此交掩,舉凡摸得到的葉類,看得到的蟲類,概能細數。她們說得是清清楚楚,我則聽得模模糊糊,有些名字太長了,背下來並不容易;有些發音太怪了,唸起來並不流暢;索性只負責觀察所有物類的情狀便是,並因此而少了記誦的負擔,還多了一層實心賞翫的快趣。

 
           
 
           

雖然正午酷熱難耐,幸好一切品類皆能呈妖獻媚,竭力惑我,於是可以感受得出此湖的清晨,定是惺忪如初醒之少女;而黃昏,又會像頰紅而欲醉的美人;這種想像,如一幅潑墨的畫;這種氛圍,像一首撩人的詩;善是善甚,但必須再找時間加以驗證,方能定槌,這是我與龍潭湖短暫卻又難以或忘的初戀。

 

 
           
毛毛蟲在羅漢松葉上尋覓築巢的位置。

這些花木,依時而開;那些昆蟲,因食而動;各就各的位置,各有各的任務,有忙碌奔波的,也有慵懶遲鈍的;有機警詭詐的,也有韜光養晦的;只要肯停下奔忙的腳步,願沉澱浮燥的心靈,萬物靜觀皆能自得,甚至在觀察的過程中,還能烹調出無邊的樂趣,萃取出人生的真義。

 

礁溪龍潭湖適合放空閒晃,早晚更是愜意。圖 : 陳文發攝

 

斯湖之水色,映現出青綠的山光,讓人聯想到朱熹的「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斯湖之微風,撩撥起陣陣的清漪,則教人聯想到蘇軾的「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中午的太陽堅持嗆辣,逼得我等急於尋找冷房用餐,隨後再到冰店朵頤一番。

礁溪龍潭湖適合放空閒晃,早晚更是愜意。圖 : 陳文發攝

 

雖然正午酷熱難耐,幸好一切品類皆能呈妖獻媚,竭力惑我,於是可以感受得出此湖的清晨,定是惺忪如初醒之少女;而黃昏,又會像頰紅而欲醉的美人;這種想像,如一幅潑墨的畫;這種氛圍,像一首撩人的詩;善是善甚,但必須再找時間加以驗證,方能定槌,這是我與龍潭湖短暫卻又難以或忘的初戀。桃園電子報

信步於湖畔,可以去國懷鄉,可以壯懷激烈,也可以啥都不思,啥都不想,就是靜靜地走。圖 : 陳文發攝
鯝魚又稱憨仔魚,每年端午前夕會有三波左右的洄游產卵期,是龍潭湖的年度盛會。圖 : 陳文發攝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