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桃園文選】誤譯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說甚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 ? 圖 : 陳文發攝
天上飄來一朵微甜的清音,
宛如躺在書中的楓葉一枚,
好個閬苑掉落的林妹妹,
質樸樸地、
綿纏纏地,
才一憋氣,
便醉成羞赧一片的紅顏。
藤蔓伸出下肢,
招搖於風過香飄的飛椽間,
雨承的蚣蝮板起肅穆的嘴臉,
門鈸的椒圖也瞪著憤怒的雙眼,
彷彿訴說著歲月責付的淒涼,
這是蕭瑟橫行的季節。
耳環、胭脂、雲鬢、博古架,
長裙、羅衣、飄帶、鴛鴦枕;
木魚、響板、磬牌、軟雲煙,
檀香、飛罩、戒律、化外人。
蒼階的綠苔向晚,
重樓的梵唄廻環,
流水潺潺,
誦聲喃喃,
繁華的化作悲慘,
過盡的何止千帆,
剎那間,
竟是一場誤譯的夢幻。
才說金滿箱,
銀滿箱,
轉眼乞丐人皆謗,
太荒唐,
到底是為誰作嫁衣裳?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