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3日 星期四

【桃園文選】獅子頭山

孟冬已至,朔風親吻著山林裡的每一寸肌膚,使冰的更冰,冷的更冷,黃的更黃,紅的更紅;一夜醒來,楓葉便勻撒於大菁咬住的小徑上。此時該有一壺老酒,幾位老友,舉樽邀楓共飲,舉步傳響跫音,而高空的初日微哂,舒雲懶散,幾羽啁啾的晨鳥,便隨著冷冽的罡風去旅行,只有得閒的人兒,願意佇足沉思,翹首顧盼,這略顯蕭瑟的冬日下,已將源源的冷清,植滿於人跡罕至的山徑上。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 ? 位有源頭活水來。圖 : 陳文發攝

剔透的晨露裡,端現出晰明的樹影;濕滑的幽蹊中,埋藏著蕨類的情話;蒼老的岩壁上,塗滿了苔蘚的故事;飄零的高枝上,抖落出季節的風華。於是攜帶赧色,備妥氣質,就等我來採摘,我來恣嚐。這冷冷清清的池子裡,有紅楓醉暈了山色;這明明滅滅的深林中,有飛泉瀲灩了水光;於是增一分則過濃,減一分則太淡,其容貌,賽過閬苑仙葩;其氣韻,勝似美玉無瑕;我幾次為此而激越,而顛狂,而躓踣於如此婉約的秀色裡。

 
           
 
           

離開水池後,便是一路地向上攀爬,左側是花木扶疏,右邊是綠意盎然,仰觀是密林蔽空,俯瞰是心驚膽戰。沿著隘勇線踏查歷史的軌跡,有石碑,有石寮,有大小土匪洞以及殺聲震天的血淚戰場,這是抵禦異族統治的塵封往事,也是可歌可泣的悲慘歲月,值得後人的憑弔與省思。

大菁是三峽藍染的原料,所夾之小徑,已撲滿飄落的楓葉。圖 : 陳文發攝

十二月的景色地凍天寒,十二月的冷風善啣愁感,每一邁步履,皆有每一邁步履之沙聲;每一片落葉,都有每一片落葉的擲響。造物有心,萬物有情,讓寒氣深沁我的肌膚,讓熱血澆灌我的肺腑,魂魄本應不滅,我與我的情感呀!漫步於值得愛戀的美麗人間。

 
           

 

此石寮是日據時期,採樟腦油怕原住民阻撓所設的據點,鏡頭遠方設有銃眼。圖 : 陳文發攝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