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1日 星期二

【桃園文選】夏日的滋味

作者/斗六國中八年級 林資耘
夏日步上鄉間小徑,林蔭綿長,蟬聲唧唧,蟲聲窸窣,微風徐徐。轉進一間日式平房,前院的樹木依舊蒼翠,草地依舊嬌嫩,可嘆蒼海桑田,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古樸的廳堂、陳舊的吊扇,一景一物勾起昔年光景。緩步走向後院,地上的一片綠意,竟觸動胸中鏽了的弦,唱起綿綿遠遠的相思調。

P9142392

 
           
 
           

猶記兒時,是個物資匱乏的日治末期,一家三代同住於樸素的日式小平房,雖稱不上富裕,也可說是三餐溫飽了。每當暑假的腳步到來,我和兩位小弟的愉悅時光便到來了!姊弟三人奔馳於田野間,捉青蛙、灌蟋蟀、爬上樹梢望遠,還有—吃西瓜。

吃西瓜,西瓜從哪來?從父親的瓜田來。父親時常驕傲地指向三公頃多的西瓜田說,「以後,這塊便是你們姊弟三人的。我不指望你們克紹箕裘,只望你們保留這代代相傳的祖產。」農閒時分,便讓我們三個小蘿蔔頭,扛著顆又大又沉的西瓜回家,放在水井裡冰鎮一段時間後,甚是美味。坐在低矮的後走廊上,無所顧忌的吃著西瓜,香甜的滋味從味蕾擴散,快樂著全身的每個細胞,一口吃完,便意猶未盡的玩起「種子噴射大賽」。玩得正盡興時,厚實的臂膀早已搭上我們的肩—是父親,拿著雜貨店裡的冰棒,讓我們共享,夏日的滋味。

 
           

「轟—」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將我的記憶拉到十年後。當時,我正在外地求學,金門八二三炮戰開打,大弟被緊急徵往前線,此後便音訊全無。二弟完成中學學業便遠赴他鄉,也是斷了線的風箏,再無聯絡。

曾經一起吃西瓜的後院,竟爬滿兒時的舊夢。一粒粒西瓜籽,已在後院的沃土上,長出一顆顆甜蜜的綠球。我摘下了一顆兒時的回憶,用廚房已經鈍了刀子切開,果肉依舊甜美豐滿,卻可嘆韶光易逝。坐在寂寥的後廊,那西瓜竟甜中帶酸,那是離愁、還是時光不復返的心酸,亦或是童年破碎的幻夢?

忽然,門開了,那陣熟悉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從我身後傳來,竟踩出兒時最清晰的記憶。那是,一人、兩人…?

相關新聞

您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