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拾掇靜謐

上回來到三貂嶺已是九年以前的往事了!當時是搭乘火車前來的,因此鐵軌的隆隆聲響特別教我記住,記住那些舊朋,那些故友,那些佳景,那些美物,那些逝去的青春,以及逐漸斑駁的殘影;那差一點點就能啟動熱淚的覺知,以及才一放縱便翻攪不已的靈魂。

猴硐車站內,小貓扮起了站長的角色,為往來旅客的防疫把關。圖 : 陳文發攝

九年了,看似漫長卻又剎那生滅,我曾不止一次思考過時間對於人類的意義,不就是讓人認清事實罷了。認清有些事物是任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挽回的惋嘆,這種殘酷的貌態十分磨人,令人寸心欲碎又莫之能禦,於是驚懼與惶恐才有機會闖入並且霸佔了我的思緒,我常為此而認真地苦惱過,可如今除了無視以外,又能如之奈何?就此輕輕鬆鬆的假裝,就此渾渾噩噩的態度,似乎才能更加地鄉愿,更加地麻醉,更加地有勇氣去面對接下來的每一個日子。

平溪支線大華段,有藍天,有白雲,有青山,有綠水,在火車的點綴下,更形優美。圖 : 陳文發攝

你可以想像清晨六點多,將車停妥於猴硐,然後閒庭信步於蜚聲中外的貓村會是如何淡雅自適的景況嗎?那是駢肩雜遝的遊客大量注入以前的一段寧靜,此時的晨光是初醒的,大地是嚴肅的,風兒是含蓄的,連枝條也有幾片新抽的嫩芽,在露水誠心地邀請下,發放風華。許多貓兒故作嬌態地舔著身上的毛髮,並且好整以暇地迎接一批又一批朝聖的目光到來。

這個慵懶已極的小村已被喵軍徹徹底底地攻陷了!人類不過是被一群萌貓豢養而賴以為生的寵物罷了!至於額頭的黑汗,沒落的礦業,無以為繼的三餐,以及宵衣旰食的謀生故事,早已被以貓為主題的咖啡館,以及穿著時尚的青年男女給湮沒殆盡了,這種演變沒啥不好的,只是對我來說,有些傷感罷了。而這股奔騰漫漶而差點失控的潮思,卻被七點二十分的區間車,以古樸而溫柔的姿儀帶往四分鐘以後的下一站─三貂嶺了。

春天是長角窄胸紅螢(鹿角螢)的爆發季節,特殊的外型,惹人憐愛。圖 : 洪翠燕提供

晃搖的車廂,靜默的旅客,尖銳的汽笛聲,以及刺鼻的柴油味,短短四節的小火車,忠勤質樸地沿著基隆河畔,彎蜒再彎蜒,前行復前行。這條種滿記憶的路線,在過去,在現在,在未來,都會運載著許多可歌可泣或是微不足道的故事,裡面牽涉到親情,牽涉到愛情,牽涉到友情,牽涉到離鄉背井的哀愁,以及榮歸故里的驕傲;囊昔不缺,只是人老;故事不說,但我明了。這覓不著貂的山嶺裡,空氣兀自清新,青山只顧堆翠,白雲堅持悠悠,河水盼綠如翡;在目送火車離去後,下車的旅客迅速而齊整地溶化於山的懷抱之中,賸下鬱鬱蔥蔥的小村又迅速如常地歸於平靜,並且殫精竭慮地迎接下一批尋幽訪勝的遊客到來。

這傍水依山的O走行程,有別於左岸碩仁國小的傳統路線,我們挨著河水的右岸逶迤向前,隨著丘陵的起伏,山勢的綿延,一會兒攀高,一會兒下切,一會兒左跨,一會兒右跳,沿途飽覽了呈妖的千蟲,一路款收了獻媚的百草;有怪鳥啁啾如歌,有秀水潺湲似鏡,有殘屋泫然表滄,有頹垣咽然演古,有舊瓶散發幽情,有敗瓦細數陳迹。九層瀑布是瑤池披紗的閬仙,羞赧而可憐;合谷瀑布是發放銀針的白練,垂懸而湧現;大華壺穴如造物飛來之神工,精雕而細琢;火車嘶鳴如懷舊教堂的禱聲,為孤村串起了搭接文明的希望。

山林裡,野溪畔,隨處都是景點,不缺美麗,只缺發現。圖 : 莊志中提供

 

隨著地勢的不斷增高,規律的心跳也逐漸加快;隨著景物的不斷變化,久罥的塵勞也逐漸消弭。這趟遠離塵囂的旅行啊!讓綠意充份地洗我濁眼,讓溪聲澈底地蕩我俗懷,讓白雲悠悠地牽引我心,讓鳥唱溫柔地饋我天籟,在起起伏伏的樹海裡,在來來往往的美景中,我竟意外且幸運地拾掇了一派源源不絕的靜謐。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0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