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 刑警情報佈建與夜壺

by 編輯部
  09:36
分享這篇新聞:

文 / 蘇天從

中山分局偵查隊長被爆出到招待所飲宴,並參與豪賭,警方火速開鍘記過拔牌調職。但經檢視影片,顯示林弘基當晚在招待所牌桌上,向牌桌旁其他人員說「兄弟之間不要賭那麼大」,並非正在參與賭博,為之抱不平的員警套用「上海皇帝」杜月笙的自嘲比喻:「政府當警察是夜壺,警察當刑事是夜壺」,平時要嚴格禁止員警接觸特定人士,重大刑案發生時就要刑警「想辦法」。

中山分局偵查隊長被爆出到招待所飲宴,並參與豪賭,警方火速開鍘記過拔牌調職。示意圖:資料照

 

中山分局偵查隊長被爆出到招待所飲宴,並參與豪賭,警方火速開鍘記過拔牌調職。但經檢視影片,顯示林弘基當晚在招待所牌桌上,向牌桌旁其他人員說「兄弟之間不要賭那麼大」,並非正在參與賭博,為之抱不平的員警套用「上海皇帝」杜月笙的自嘲比喻:「政府當警察是夜壺,警察當刑事是夜壺」,平時要嚴格禁止員警接觸特定人士,重大刑案發生時就要刑警「想辦法」。

 

情報的行話:「績效靠情報、情報靠佈建、佈建靠線民。」佈建善良老百姓能取得犯罪情報嗎?就算想佈建黑道,黑道也不是平白無故的幫警察,這些人所靠的營生不就是娼、賭、錢莊、敲詐勒索,所要的回饋就是警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要不就是火燒屁股了,廿幾年前中壢有一個角頭訃文遺像兩旁的對聯,引用三國演義用為開卷詩─明朝狀元楊慎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滔盡英雄」、「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像他這樣層級的只有他主動漏線給我,為啥?他曾買了中部一貨櫃進口廢紙走私槍械案的一批槍械,案子已經爆發了,他也透過民國七十九年的報繳免刑條例獻出一批槍械,但販槍中間人仍在跑路,不斷的勒索他否則要咬出他,讓他恨得牙癢。

 

線民沒有平常的互動交往,怎可能隨便提供稍有不測就足以引來殺身大禍的情報。十二年前台中發生的翁奇楠命案引發警紀風爆,當時為了平息議論,警政署飲鴆止渴的祭下史上最嚴厲的與黑道交往辦法,今天變成了大家隨便抓的小辮子。

 

在情報與反情報工作中,亙古不變的誘惑與把柄便是「利」與「色」。但要提醒大家的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要對人佈建,被佈建人也想從你身上得到某些好處,如獎金、關說等互惠,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一切必須建立在合法基礎上,且最好不要給被佈建人知道你個人的一切,包括住處、私人電話、私人生活,以免產生不當後遺症。

 

我也常想一個沒有情報佈建的外勤警察、刑警,他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每當認真的查訪治安人口,總是只有「在家」與「不在家」的情況,又能代表他有沒有再犯之虞?最基礎的佈建是在對象住處周遭佈置個人,才能瞭解到他的動態與交往,要進一步能「拉出」他的同夥為我們所用,就更能知道內層作為,若能「打入」一個我們訓練過的人,足可以運籌帷幄、掌握千里。但要進到「拉出」、「打入」層級的佈建,沒有運用到黑道、犯罪集團的成員,辦得到嗎?

 

作者:蘇天從 / 現為公職人員
本文為作者授權文章,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者迴響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