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登高望遠 滌凡蕩慮

芒花季陸續展開,也是山友們一年一度的朝聖季節。 圖 : 陳文發攝

週日早晨七點二十八分,開往新竹的區間車,一如既往地尾隨著過站不停的自強號來到了純樸的山佳火車站。這裡的妻孥熙熙,雞犬閒閒,晨光含蓄地喚醒了沉睡一夜的朵花,曉風也悠閒地摩挲著睡意未消的我的臉龐。該有一場扣人心弦的別離,繾綣地上演於冷眼笑視的第一月台,但,並沒有。在我的幻想裡,總認為月台的場景最宜於墮淚,但每一樁故事其實只有當事人能夠刻骨銘心地痛飲傷悲,其餘的乘客則是閉目養神地栽種於任勞任怨的座位上,因為一列撐飽了的火車,如何也裝載不下漫漶的煩惱與憂愁。

 

登高可以望遠,離城可以脫俗,故仁者樂山。圖 : 陳文發攝

我知道,四角號碼的王雲五、不負如來的周夢蝶以及老生皇帝的孟小冬,在離站不遠的淨律寺後方,總是靜靜地端視著三鶯地區,從荒煙至齊整,從落後到繁華,但那些瞵視昂藏的偉岸,那些顧盼神飛的風華,早已斑駁得輕如微風,並且無痕地揉融於近代的歷史當中。三分鐘後,火車便抵達了脂粉未施的鶯歌站,這裡是鶯樹縱走的集合點與出發點,不遠處的早市業已擺開陣式地勾引著婆婆媽媽們前來惠顧。此時的朝雲靉靆,行露未晞,如詩的溦雨喚醒了我的憂忡,不久後雨霽天開,涼風送爽,澂澂碧空,亮澈如洗,我於是知道,愉快的登山行程將肇興於此。

 

從鶯歌石眺望,板新集水廠及鳶山歷歷在目。圖 : 陳文發攝

從鶯歌石算起,逶迤如龍的山路,始終慵懶地趴覆於鶯歌、樹林一帶,沿途的雜樹爭演離離蔚蔚,道旁的野草競現鬱鬱蔥蔥。有醉蝶嬝娜於花叢,有閒鳥蹁躚於林間,左看是八德、龜山的瑰偉景致,右眺是三峽、土城的壯闊情懷。每一邁步履,俱是喜悅的拓印;每一縷跫音,也皆為閬苑的鼓點。我們時而歡笑,時而互嘲,時而關懷,時而閒聊,政治於此,不是禁忌;八卦到處,皆為話題。有情感正適合宣洩,有困擾尤宜於抒發,我們從原子暢談到褲子,再從子宮閒聊到太空。

 

山頂的黑狗兄,看到人類前來特別地高興,但也不捨朋友的離去。圖 : 陳文發攝

此時朝暾從雲的罅隙悄悄地探出頭來,大地也金燦燦地端出可人的歡顏,這有風有陽的秀媺呀!這有朋有伴的征程,一直持續到霞火燒芒的夕色上演,西天才硬撐著斑斕而虛弱的餘霞弄璀,直到大地澈底被絕情的火輪拋棄為止,一片稠醪如膏的寂寥,勻勻塗抹於微冷而打起哆嗦的山頭。下山時,曲徑張起了彌天的墨幕,於微光中,隱約感受得到山林的祝福與不捨,簡單地用過晚膳後,從樹林火車站搭回山佳取車,結束了這三萬五千餘步的燃脂之旅,此時略近小瘥的足底筋膜炎又一如預期地加劇,但之於身心靈得以洗庸剔俗,滌凡蕩慮,也就算不上甚麼了。

 

北宋郭熙說 : 山無曲折而不致情情」就在逶迤的山路上,許多情致都自然生發了 。圖 : 陳文發攝

蔣捷在《一剪梅》提到:「流光容易把人抛,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晏殊則在《浣溪沙》提到:「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看著幽闃遼敻的盛景,望著明明滅滅的晚天,這向昃的年歲,如流星化逝般特別地不禁過,才一眨眼,竟已溘然遲暮。這白雲蒼狗的人生呀!這疾如遣電的韶光,蜉蝣似的我們,除了接受,又能如之何?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