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懷念的福利社

時光荏苒,日月如流,星移斗轉,彈指化逝,這一年一年的,鳥飛兔走而電光石火,剎那生滅而倏忽杳然,稍不留神,便兩鬢飛霜,蒼老若斯。日前看著學生振筆疾書──「最喜歡的校園時刻」,裡頭有勤奮向學的,特別喜愛英文課;有四肢發達的,特別喜愛體育課;有賢妻良母型的,特別喜歡烹飪課;也有醉心於朝代更迭的,特別喜愛歷史課;當然囉!也有以交友為職志的,特別喜歡下課。

 

令人懷念的福利社啊!既真實卻又已十分遙遠而模糊地佇立著。圖 : 陳文發攝

而下課可以靜態地聊天或冥思,也可以動態地追逐或嬉戲,但最教罣念的,其實是前往令人情牽進而迷醉不已的福利社。

 

可福利社離教室又特別地遙遠,每次抵達時,早已摩肩擦踵而寸步難行,駢肩雜遝而人潮漫漶,因此,常常會有看得到而買不到的情況發生,於是推擠成為了致勝的手段,泅泳成為了必備的技能,最好是截式,或是蛙泳,遇到海嘯來臨時,則改用蝶式,或是死皮賴臉的仰式,只要能搶到商品,姿勢並不講究,儀態也不重要,就算殺紅了眼也要打死一個算一個,消滅十個算十個。買到以後,便以跑百米的速度趕回教室,然後全班同學會投以欣羡的眼光,看著令人垂涎欲滴的戰利品。於是有飢腸轆轆而前來乞食的,有手腳太慢而請托代買的,有班務罥縛而抽不開身的,也有手腳太慢而懊惱不已的,總之,能買到的就是英雄,能吃到的更是豪傑,這已非充饑裹腹的低級層次了!而是一種瞵視昂藏的驕傲,以及顧盼神飛的風華。

 

這讓我想起自己也有過人生中最難以忘情的三段福利社經驗,首先是國小年代的福利社,由於父母一早外出工作,我幾乎是全校最早到校的學生,早上六點左右會穿過短短的水泥橋,然後左轉傍溪而走,這是通往學校側門的一條溪徑,有時會看到穿著青蛙裝的大人,手持金屬棒,仔細逡巡於水草曼舞的河中電魚,接著經過側門邊的福利社。此時燈光昏暗,炊煙裊裊,撲鼻的麵香款款襲來,這是一位退伍老兵的手工饅頭,當蒸籠驟然揭開時,等不及的蒸氣便努力地外竄於塗滿闃黑的早天,這一幕清晰得宛如昨日。吃著香噴噴的饅頭或肉包,大概是我那個年紀裡,到校的唯一目的了!有時會換個口味,改買炸彈麵包,這是橄欖球外型,裡面裹著椰酥和葡萄乾的大麵包,但從來不敢再買飲料,因為能吃到包子,對於當時的家境而言,已是幸福太過了!

 

第二段是在成功嶺暑訓期間,每天有出不完的操以及幹不完的活,尤其是「三行四進」於我而言,等同於軍中的五百障礙了吧!在歊赩烹心的豔陽下,幾乎要了一條小命!這時候總有俗稱「小蜜蜂」的行動福利社前來慰安,那是騎著摩托車或開著小發財車而消息靈通的小販,能夠清楚地知道國軍所有的訓練動態,他們會載著冷飲、泡麵、炒麵、蘿蔔糕、烤香腸以及貢丸湯等南北雜貨誘惑著我們,而教育班長不會輕易地放任我們購買,也不會不盡人情地阻撓購買,總會有一套和諧的互動模式,以達到軍民一家的默契。在喝著汽水,大啖香腸與泡麵的同時,又得以蓄積繼續活下去的能量。到了就寢前的晚集合,會在一個很大很大的教室聽訓,長條的桌椅毗連向去,一聲令下,每班會推派一位班兵前往福利社採買麵包及飲料,大家盛世和諧,兄友弟恭,總是吃得津津有味而感動不已,至於內褲經常被偷或是全身長癬的故事就得另闢蹊徑而不予贅述了!

 

第三個令我永矢弗諼的則是下部隊以後,在屏東潮州東岸營區的福利社,這裡的官兵不多,可謂是「妻孥熙熙,雞犬閒閒」,於是想起了元代張可久的《清江引·幽居》:「紅塵是非不到我,茅屋秋風破,山村小過活,老硯閒功課。疏籬外,玉梅三四朵。」只不過最後一句要改成「芒果千萬顆」。既然營區的人少,福利社也是每小時只開放十分鐘,這十分鐘雖不長,但飲料、麵包和阿星炒麵卻也著實地撫慰了遊子的思鄉之情。

 

這些都是三、四十年前的微風往事了!之後歷經了職場上的酸甜苦辣,以及親友間的離合悲歡,心境也不斷地生住異滅,幻化若雲,如同宋代蔣捷在《虞美人·聽雨》所說的:「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而些等令人懷念的福利社啊!既真實卻又已十分遙遠而模糊地佇立著,像一幕幕無聲電影重複地放映於早已塵封的八識田中,果今安在哉?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