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冬季登芝生毛台山 景色典雅如詩

尖石鄉的軍艦岩駛向碧綠如翡的馬里闊丸溪,有的是絕美,有的是含斂的清麗。圖 : 陳文發攝

冬至過後,楓葉已禁不住整年的酒癮而陸續酡紅,在離離蔚蔚的綠林間顯得份外妖嬈。十二月的尖石鄉有十二月的堅持與肅穆,在一波波寒流的造訪下,收斂了本已躁動的微醺,遂將潔白的早霜勻抹於節氣允許的谷間一方;在草葉,在林梢,在微顫如詩的橋面上,攝氏兩度的秀巒已能凍地霜天、哈氣成煙,這是寒冷而晴朗的一天,也是期待而驚艷的一天,造物備妥的感動與美好,遂濫觴於此。

 

天氣的冷,蕨類最先知,於是露出慘白的面容,向來客訴苦。圖 : 陳文發攝

邁開步伐,小心翼翼地通過橋面,這時候「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已非沽名釣譽的形容詞,而是親臨實證的貌態。當朝暾從稜線的罅隙偷偷地探出頭來,嶔崎偉岸的軍艦岩率先端出沁人心脾的金輝,也為壯麗秀媺的征程捎來源源不絕的希望。此時不由得想起了唐代常建的:「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惟聞鐘磬音。」而馬里闊丸溪仍緩緩地散發出泠泠而冷冽如冰的清音,這是山中獨有的天籟,也是空谷饋予的樂音,而潭與潭間,串成一彎夢幻織就的翡帶,令人端視而不忍離去。

 

吊橋的扶手忘了穿衣,於是露出了點點的冰花,甚是美麗。圖 : 陳文發攝

接著是修竹掩蔭的石階直通天際,此時不能怔忡太過,也不宜慮患太深,否則會斲傷了本已動搖的脆志,就讓一路的鳥唱,涵養我的悅愉;沿途的綠意,澆灌我的憊疲。在腐木中,查找調皮的菇類;在花叢間,尋覓逡巡的蟲跡;所有新鮮古怪的生態,皆陳力就列,以迎迓我的好奇,我於是知道,山不過來,我便迎向山去;一旦沐浴,定能獲得療癒。

 

來到稜線,風勢更加強烈,景色也更加美麗。圖 : 陳文發攝

我們來到了「隘勇監督所」與「隘勇分遣所」,這是日據時代遺下的石垣殘跡。接著來到了海拔1492米的芝生毛台山西峰(砲台山),此處的牆垣尤其明顯,連等距羅列的銃眼亦清晰可見;不遠處更有石牆磊就的戰壕,努力發放著大正二年(民國二年)的肅殺氛圍。如今原住民與日軍對峙的故事已然輕如飄蓬而隨風散逝,只賸一撥撥富足安樂的網美,搔首弄姿地烹煮魅力,設若青山有靈,亦當無有憾恨而生喟嘆,畢竟歷史在走,教訓已有。

 

初日照高林,而酡紅的楓葉,美麗了蔚藍的天空。圖 : 陳文發攝

過完戰壕後,陡上更為明顯,此時的繁花仍展演它的姿態,雜樹亦盡現它的容儀,我的喘吁柔融於靈鳥的啁啾與罡風的哀鳴間,在四至六度的氣溫下,繼續上行,最後抵達了海拔1789米的芝生毛台山主峰,但見多人席地而坐,大啖美食,而我欲歸離恨天的搖魂,早已四大不調,六神渙散,幸此糜頽旋即被登頂的喜悅所沖淡。

 

砲台山的銃眼,演示了百餘年前的緊張對峙氣氛。圖 : 陳文發攝

下山後,嬌陽誠意地遞送溫暖給酣睡於停車場中的每部汽車,一行人在回程的路旁享受著小吃攤的臭豆腐和雞湯,既暖胃,也舒心,充實地結束了美麗又難以忘懷的一天。回想起出發前,寒風戮力地發放矛盾與掙扎,而當第一步邁出以後,所有故事就主動撰寫而難以駕馭了!一切疲累也就無足輕重而隨風化逝了。

 

發表意見

相關新聞報導

你可能也會喜歡

客服專線:+886-3-3578678
聯絡信箱:news@tyenews.com
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
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來稿請寄:post@tyenews.com

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

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

© 2018 Ty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